<nobr id="bhhlc"><dd id="bhhlc"></dd></nobr>

  • <output id="bhhlc"></output>
    1. <acronym id="bhhlc"></acronym>
        <big id="bhhlc"></big>
        1. <code id="bhhlc"></code><thead id="bhhlc"><ruby id="bhhlc"></ruby></thead>
            <code id="bhhlc"><menuitem id="bhhlc"></menuitem></code>
            书趣阁_笔趣阁 > 乡村最强小神医 >第1256章 他要被老婆追打九条街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1256章 他要被老婆追打九条街

                据罗阳的观察,想要完全得到花袭伊的芳心和身子,那并不算困难。

                花袭伊向罗阳提出的条件是要他跟其他美人厘清关系,专一爱她一人,那她就会把身心都交给他。

                这种要求,若罗阳是个不讲信用的少年,那完全可以用欺骗的方式来得到她黄花闺女的娇躯。

                ?#19978;?#32599;阳做不出来。

                何况,就算暂时骗到了花袭伊的黄花闺女身子,那也瞒不了多久。

                ?#34987;?#34989;伊发现罗阳还跟其他美人有亲密的关系,恐怕她会暴怒。

                以她的战斗力,天天追杀罗阳,那都绰绰有余。

                届时罗阳除了去亲朋好友的家里避难之外,别无选择。

                这种被老婆追打的局面,也不知要维持多长时间。

                是以,想通过欺骗来得到花袭伊的身心,不是不可行,而是做了的话,那分?#31181;?#26377;可能被她来一次同归于尽,彼此都骑鹤归西。

                罗阳要得到花袭伊的芳心,不外乎主要是想从她的嘴里打探出洪佳欣和木炭的神秘。

                只要弄清楚了这两个秘密,那就能解开那个神秘的日苯收藏家为什么?#38405;?#28845;那么热衷了。

                木炭里面到?#23376;?#20160;么信息,居然让那个日苯收藏?#20197;?#24847;出等体积的黄金来交换。

                罗阳猜测多半是有藏宝图,不然,谁会那么傻乎乎的花重金来求购一块木炭呢?

                但木炭为什么是九块,罗阳也想不通。

                他觉得九块木炭是有意义的,或许代表了什么。

                但在还没有看到木炭之前,就算想破脑袋,罗阳也得不到真正的答案。

                这事一直让他?#38590;?#30162;的。

                花袭伊和张静知道的可能有限,但一定对洪佳欣和木炭都有所了解,向她们打探,那最好不过了。

                现今跟她们的关系正在朝着越来越亲密的状态发展,这是好事。

                只要攻破了花袭伊和张静的心理?#32769;擼?#19981;怕她们不向他泄露一些秘密。

                罗阳也?#34892;?#24515;夺取她们的芳心,只是要花些时间。

                不过也有一个棘手的问题,便是得到了她们的芳心后,那日后做事也得考虑她们的感受。

                须知花袭伊和张静都是想要得到血煞子的,这就跟罗阳有冲突了。

                世事十八九不如意……

                心里胡思乱想,忽然被一句熟悉的话音唤回神来。

                “牛?#23567;!?

                不是别人,正是秦飘在轻唤。

                从她那饱满兴奋的声音里,可以窥知她内心那朵小火焰已熊熊燃烧了。

                罗阳暗道?#24187;睿?#21018;刚才从白蕙和谷家三姐妹那儿脱身,现今又要来面对万分饥渴的秦飘。

                这真的很?#20339;?#20154;的智慧。

                见秦飘俏?#25215;绰?#20102;笑意,便知她很有想法了。

                “飘姐,你在家等着。我开摩托去接你妈妈。”罗阳说道。

                彼时快要走到家门口了,罗阳径直向停在屋前空地上的女装摩托?#24213;?#21435;。

                “牛仔,你过来,我有事跟你说。”秦飘招手。

                有事?

                罗阳心里苦笑。

                单从秦飘那软糯糯的娇音中,便可听出她的心思了。

                “飘姐,别急。等我帮你把妈妈接来了,再说哈。”罗阳自顾自的继续往摩托走去。

                可是秦飘碎步小奔过来,含笑拉住了罗阳的手。

                从她娇躯散发出来的兴奋劲儿,便知她想要什么了。

                “牛仔,你快进来,我真的有事跟你说。”秦飘嘴角噙着着急而又甜蜜的笑意。

                从她那饥渴的眼神,罗阳便知她的心思了。

                若被她拖进了屋里,?#24378;?#19981;得了。

                以秦飘的饥渴程度,估摸她会先让妈妈在半路等一等,她则把罗阳?#31995;?#20108;楼的房间,先把他?#21152;?#20877;说。

                先前从外面回来,罗阳就担心单独跟秦飘相处,会抵挡不住她的进攻。

                现今她已开始想要了,罗阳暗?#21040;?#33510;。

                不是他不想成全她,而是知道一旦先让她怀孕了,那以后怎样处理局面,罗阳还没有想好。

                换了谁,若得知秦飘先给罗阳生宝宝,作为正?#23110;?#26379;友都会发火。

                罗阳不用问安玉莹和唐桂花,也知她们眼下不会同意秦飘的做法。

                若不跟两位村花商量,先让秦飘怀孕了,安玉莹和唐桂花不闹个天翻地覆,恐怕是不会?#25307;?#20102;。

                届时秦飘的处境也很?#38480;危?#32487;续留在村子里,那又会受到美人们的责备。

                到外面去,她一个人,罗阳又不能经常陪在她身边,那也麻烦。

                何况现今正是多事之秋,罗阳还要集中精力去争夺血煞子,没空多?#23637;?#31206;飘。

                万一她又生下了宝宝,那她一个人真的很辛苦。

                最危险的是,罗阳已跟那个神秘的日苯收藏家开始翻脸了。

                在这种时候,无?#22235;?#20445;证可恶的日苯忍者不会对罗阳身边的亲朋好友下手。

                只要秦飘住在宏运大队里,那罗阳才能最大限度保护她。

                出到了外面,罗阳又不在她身边。

                若她被日苯忍者劫去做人?#19990;?#35201;胁罗阳,那就悲催了。

                是以,为了保?#31181;?#32654;人平衡的关系状态,罗阳还不能让秦飘怀?#23567;?

                当然,若只是睡一次,也不见得秦飘就会?#25104;?#32599;阳的孩子。

                问题在于,就跟俗话说的,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一旦秦飘一次就?#25104;?#20102;,那就麻烦了。

                见秦飘那副要流口水的样子,罗阳哭笑不得。

                他是真的想满足她,但眼下还不能如她的意。

                “飘姐,我先去接你妈妈,很快回来的哈。别急。等?#19968;?#26469;再说。乖,听话。”罗阳拍了?#37027;?#39128;的手。

                “牛仔,先进来。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跟你说。我妈还没出门。”秦飘露齿一笑。

                原来是骗人的。

                罗阳便知秦飘想要他早些回来干什么了。

                “飘姐,那我先去看看她们,刚才白姐还请我看病,我赶回来的,她发病了。”罗阳说道。

                闻言,秦飘嗤一声笑了。

                从她嘴角那抹嘲笑的弧度,便知她不信罗阳说的话。

                “牛仔,你跟她们……,我早就看出来了。你还想骗我。快进来,我有话跟你说。”秦飘含笑道。

                明知进了屋,那就可能要被秦飘扒光?#36335;?

                罗阳立在那儿,以秦飘的力气,还不足以拖动他。

                就算把?#38405;?#30340;气力也用上,还是撼不动罗阳。

                秦飘撒娇道:“牛仔,你快跟?#21307;?#26469;。”

                看她撅着红唇,轻蹙柳眉那?#33519;?#24613;而苦闷的样子,罗阳挺怜悯她的。

                “飘姐,有什么事,在这说不是更好?天气又好,咱们晒晒太阳吧。来,你坐在摩托上,应该很好看。”罗阳笑道。

                “牛仔,你再不进来,我就哭。”秦飘红唇撅得更高了。

                说时,只见她的眼眶果真有点儿红了。

                估摸是想到罗阳老是拖着不给她,心里一苦,便想哭了。

                罗阳最看不得美人哭了。

                兼之很了解秦飘的悲惨处境,罗阳很怜爱她。

                “飘姐,行,我跟你进去,别哭。”罗阳脚步动了。

                秦飘破涕为笑。

                .com。妙书屋.com


              http://www.oayzf.icu/txt/97126/23904015.html

              请?#20146;?#26412;书?#36861;?#22495;名:www.oayzf.icu。书趣阁_笔趣阁?#21482;?#29256;阅读网址:m.shuquge.com
            时时彩历史最长的长龙
            <nobr id="bhhlc"><dd id="bhhlc"></dd></nobr>

          1. <output id="bhhlc"></output>
            1. <acronym id="bhhlc"></acronym>
                <big id="bhhlc"></big>
                1. <code id="bhhlc"></code><thead id="bhhlc"><ruby id="bhhlc"></ruby></thead>
                    <code id="bhhlc"><menuitem id="bhhlc"></menuitem></code>
                    <nobr id="bhhlc"><dd id="bhhlc"></dd></nobr>

                  1. <output id="bhhlc"></output>
                    1. <acronym id="bhhlc"></acronym>
                        <big id="bhhlc"></big>
                        1. <code id="bhhlc"></code><thead id="bhhlc"><ruby id="bhhlc"></ruby></thead>
                            <code id="bhhlc"><menuitem id="bhhlc"></menuitem></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