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bhhlc"><dd id="bhhlc"></dd></nobr>

  • <output id="bhhlc"></output>
    1. <acronym id="bhhlc"></acronym>
        <big id="bhhlc"></big>
        1. <code id="bhhlc"></code><thead id="bhhlc"><ruby id="bhhlc"></ruby></thead>
            <code id="bhhlc"><menuitem id="bhhlc"></menuitem></code>
            書趣閣_筆趣閣 > 虛空之怒 >第五十四章 余彰對荷沁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五十四章 余彰對荷沁

                在解說員宣布開始后,兩人都沒有急于行動。

                觀眾們以為兩人都是穩重之人,但其實,其中一人只是懶。

                看著余彰始終杵在原地,沒有絲毫動作,荷沁也不禁心中生疑:在準備什么偷襲的大招?

                隨后,荷沁終于是忍不住了,率先發起了攻擊。

                她穿著不符合嬌小身子的寬大袍子,四肢都隱藏于服裝內。

                她袖袍一揮,空氣中的水汽凝結,形成幾道水柱,帶著不俗的沖擊力,攻向了余彰。

                余彰仍不行動,只見他體表深藍色光芒一閃而過,連手指都不曾動過,那幾道水柱,便在靠近他三米處時,突然瓦解,灑落于地上。

                如此輕描淡寫便化解了她的攻擊,即使這只是試探性的招式,但也足以說明,遠處那個紫袍青年,很不簡單。

                驚駭間,荷沁看向余彰,只見他仍一副不耐煩的樣子,甚至還有些昏昏欲睡的趨勢。

                荷沁明白了,這位青年是在告誡他,不要再做無謂的試探性進攻了,要打一開始就使出全力吧,否則都懶于認真出手。

                荷沁旋即定下神來,她的眼神瞬間變得堅定,有一種飽經世故的狠色藏在眼底。

                她全身的袍子都因她體內靈力的躁動而鼓動起來,下一刻,兩顆水球,包裹著兩朵粉色的荷花,緩緩飄向了余彰所在處。

                水球靜靜流轉,在陽光的照射下折射著光輝,格外好看。

                內部的荷花,輕柔地旋轉,并緩緩綻開著花瓣。

                水木雙系的合技,荷沁的招牌靈術。讓人分不清這招到底是主打水系攻擊,還是主打木系攻擊。

                針對不同種類的元素系攻擊,有不同的應對方法,而天生能修煉雙系甚至多系之人,在戰斗中便能產生多種變化,迷惑對手,往往能出其不意的制勝。

                水球荷花不快不慢,飄向余彰所在的位置,就算速度緩慢,余彰也沒有選擇先躲避。

                “接收靈術,椒圖之魂。”

                他右手背上緩緩浮現了一些深藍色的鱗片,然后,他右手對著前方虛握。

                “水之世界,晶之壁障。”

                一層半透明的藍色屏障抵擋在離余彰五米處的前方,屏障整體似固體,但內部又有液態水靜靜地流動著,就像一個平靜的湖面,泛著柔柔的水光。

                水球荷花與壁障相碰,看似平靜溫柔的水球,卻在接觸的一瞬間,爆發出驚人的破壞力。

                像一個*般瞬間爆開,水球中蘊藏的壓力,將每一顆水滴都變成了殺傷力巨大的暗器。

                壁障在萬千水滴的沖擊穿透下,逐漸搖晃起來,像波瀾的湖面,不太穩定。

                隨后,在第二顆水球的爆炸下,晶之壁障逐漸出現了裂痕,最終如一個鏡面般,徹底破碎開來。

                接著,蘊藏在水球內部的荷花終于得見天日,此時此刻,它的花苞已經徹底展開來,綻放出荷花最華麗的時刻。

                只見荷花的八個花瓣,將陽光貪婪地攬盡自己體內,在吸收了足夠的陽光后,它的花肉更加飽滿了,像灌注了某種液體一般,充斥著活力。

                此時,兩朵漂亮飽滿的荷花,已經飄到了余彰身前。

                “花瓣之舞。”

                荷沁低喝一聲,同時她手指微動,那兩朵荷花同時解體,一共十八瓣花肉,像飛刀一樣,突然變得凌厲起來,高數旋轉著,速度也猛然加快。

                余彰再次發動晶之壁障,一瞬間,五塊小型壁障將他整個人包裹進去,連同地面一起,牢牢地將他肉體護住。

                荷花瓣從各個方向飛來,劃在壁障上,留下一道道劃痕,貌似并沒有起到任何明顯的效果。

                就在所有人以為荷沁此次攻擊沒能擊破對手防御時,那十六片飽滿的花瓣,突然膨脹爆開,從十六個不同的個方向,再次射出了漫天的水滴。

                只聽一聲聲鏡子破碎的脆響,所有晶之壁障,再次被打破。

                “嘩——!”觀眾席上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不愧是永涓城荷家的長女,水木雙系靈術配合得天衣無縫,并以三重攻勢作為合技,上演了一場漂亮的靈術表演。

                這種水系靈術中藏匿木系靈術,木系靈術中再藏一個水系靈術的招式,讓人防不勝防,要是一般的對手,恐怕在這一招內,就得直接中招然后倒地不起。

                但那三次接踵而至的攻擊,除了打破對手所設立的防御屏障,并沒有取得實質性的傷害效果。

                與她對戰的那位紫袍青年,看起來也絲毫不弱于她,舉手投足間,腳都不曾移動半步,便能完美地化解這三重攻勢。

                在余彰表現出驚人的實力后,又結合他在決斗臺上慵懶的姿態,觀眾們再次想起來了,他就是幾日前在淘汰賽上表現突出的一匹黑馬。

                觀眾只看出了荷沁靈術組合的奇妙,但卻忽略了它的威力。

                身處其中的余彰,是真確地感受到了這三重靈術每一重的威力。

                他之前在狩獵賽舉辦的叢林中,用此招防御住了五階巔峰靈獸的各種招數,并且用很多層晶之壁障,將那只沼澤巨蛇的全力自爆壓制在了一個小區域內。

                由此可見,這荷沁的攻擊,威力比起那只五階巔峰的沼澤巨蛇,有過之而無不及。

                在余彰周身壁障破碎的一瞬間,荷沁就從原地消失了。

                她身體嬌小但十分輕巧,輕輕一躍,便向前奔出了數十米的距離,一下將兩人的距離拉近了一半。

                她袖袍中藍綠兩色光芒閃現,不知又是藏了什么奇怪的招數。

                與此同時,余彰終于是有所行動了。在探清了對手的底細后,余彰終于是可以放心行動了。

                深藍色的獸爪覆蓋上他的雙手,他的身影比起荷沁還要快,在荷沁還沒反應過來前,直接是出現在她面前,龍爪上水藍色的靈力光澤顯現,對著荷沁的肩膀就拍了過去。

                荷沁沒想到對手速度如此之快,靜若處子,動若脫兔,剛剛還在原地懶散著不動之人,竟突然主動發起了進攻。

                她還想借著突破防御的一瞬間進行突襲,可誰知對手也是這樣想的。

                略微慌亂間,荷沁也雙掌迎上,磅礴的靈力覆上,一只手泛著藍色光芒,另一只手泛著青色光澤。

                “啪!”四掌相遇,獸爪貌似更為兇猛,沒有受到多少影響,仍待在原地。

                反倒是那荷沁,在掌力相碰的一瞬間,就向后飛退數十米,最后狠狠摔于地面。

                觀眾席上一陣唏噓,剛剛還平分秋色的兩人,卻忽然由其中一方產生了碾壓性的優勢。

                荷沁著地后,很快便站了起來。

                他衣服滾著些許灰塵,長發也亂了幾分,特別是一對袖袍中,有涓涓鮮血滴落,看起來十分狼狽。

                她站起來,望著余彰的眼神更為兇狠了,一抹瘋狂之色涌現眼底,她突然向后退去,同時花了不少時間,在手中結出了一個復雜的印結。

                她深深地感受到了眼前對手的強大,從剛剛對掌的一刻起,她就明白了。

                與那紫袍青年對掌時,她只感覺到了如洪水猛獸一般的野性力量從掌心傳來。

                面對這個力量,根本由不得她使用任何花招,要想贏余彰,就只能用自己最強力的靈術,憑純粹的威力拼一把。

                她將全身的靈力都注入雙手的印結中,天空之上,一條由純水流組成的長河緩緩凝聚而成。

                長河流動間,漸漸變化了形狀,長出了動物的頭、尾巴、以及其他的一些特征。

                在它變化完畢后,所有人終于是看出來了,那是一個什么靈獸。

                龍!一條由水元素組成的水龍!

                這還沒有完,水龍透明的身體內部,忽然出現一顆綠色的種子。

                隨后,這個種子開始發芽成長,無數枝條分支而出,充斥了水龍的每一處身體。

                整體看起來,就像它的骨骼一般,將原本不太穩定的水龍,徹底穩固了下來,并且更加靈活,在空中歡快的游動。

                這簡直像活的一般!荷沁利用木系的生命力,讓原本死氣沉沉的水龍宛如活過來了一般,賜予它骨骼與活力,令所有人都驚嘆不已。

                “這便是雙系異才的能力么...”

                不僅觀眾席上的民眾,就連身為靈王的城主大人,都是看得眼神之中異彩連連。

                余彰作為最近距離的“觀眾”,看著上方那條游動的假水龍,腦中一些新奇想法的蛋殼忽然破碎。

                “若是我能同時接收兩種靈獸之魂...”

                但他之前大鬧地下拍賣場時,曾就因為兩只神獸之魂同時出現,產生沖突,導致他本體受了重傷。

                “不過這也是個好想法,只是需要大量的實踐罷了。”余彰在心底暗暗下了決心。

                水龍身體龐大,占據了角斗場的半邊天,它在空中游了兩圈后,便緩緩降了下來,用它并不存在的眼睛,俯視著余彰。

                肖崛此時在觀眾席上,看著那條龐大的水龍,心中都忍不住地一顫。

                這水龍的壓迫力,已經一些低階靈宗的攻擊有得一比了。

                那水龍巨口下的那位黑馬紫袍青年,能否抵御住如此強力的靈術呢?這是所有人都關心的問題。
              http://www.oayzf.icu/txt/87846/1952702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oayzf.icu。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时时彩历史最长的长龙
            <nobr id="bhhlc"><dd id="bhhlc"></dd></nobr>

          1. <output id="bhhlc"></output>
            1. <acronym id="bhhlc"></acronym>
                <big id="bhhlc"></big>
                1. <code id="bhhlc"></code><thead id="bhhlc"><ruby id="bhhlc"></ruby></thead>
                    <code id="bhhlc"><menuitem id="bhhlc"></menuitem></code>
                    <nobr id="bhhlc"><dd id="bhhlc"></dd></nobr>

                  1. <output id="bhhlc"></output>
                    1. <acronym id="bhhlc"></acronym>
                        <big id="bhhlc"></big>
                        1. <code id="bhhlc"></code><thead id="bhhlc"><ruby id="bhhlc"></ruby></thead>
                            <code id="bhhlc"><menuitem id="bhhlc"></menuitem></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