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bhhlc"><dd id="bhhlc"></dd></nobr>

  • <output id="bhhlc"></output>
    1. <acronym id="bhhlc"></acronym>
        <big id="bhhlc"></big>
        1. <code id="bhhlc"></code><thead id="bhhlc"><ruby id="bhhlc"></ruby></thead>
            <code id="bhhlc"><menuitem id="bhhlc"></menuitem></code>
            書趣閣_筆趣閣 > 超級武大闖水滸 >第302章 浪里白條張順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302章 浪里白條張順

                戴宗攔也攔不住,畢竟,這可是李逵想要在武大面前顯示一下能力,自然是不論誰勸都不成的,徑直便就向著江邊就去了。

                看著李逵遠去的背影,戴宗的臉上也挺不好看,簡直覺得跟李逵在一起,就是丟了臉面了。

                當然了,正常一些的人都是這么想的。

                便就只好對武大說道:“兄長休怪小弟引這等人來相會,哎,這實在是沒些個體面,真是羞辱殺人了!”

                即便是戴宗也覺得李逵這樣子讓他也跟著很丟臉的吧。

                武大的心中其實也跟這意思差不多,但作為一個立志想要成為英雄的人來說,度量那必須要打,必須要虛懷若谷,要不然可怎么成就大業。

                武大便就微笑著擺了擺手說道:“這也是他的生性就是這樣,有道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這是天生的,如何能教他改得了?不過,我倒是敬他真實不假。”

                戴宗聞言,心中倒也放下了不少,畢竟,沒有人愿意被人看不起的,見到武大并不在乎李逵的粗俗,戴宗也就放心了。

                兩個人自在琵琶亭上笑語說話取樂,好不快活。

                而武大通過小追看著李逵接下來就要與浪里白條相會,更是快活。

                那李逵大搖大擺地走到江邊一看,只見許多的漁船一字排開,約有八九十只,都纜系在綠楊樹下。

                船上的漁人,有斜枕著船梢睡覺的,有在船頭上結網的,也有在水里洗浴的,好不快活。

                此時正是五月半天氣,一輪紅日,將及沉西,也不見得那什么主人前來開艙賣魚,這就讓李逵十分不爽。

                但他倒也不在乎,徑直走到了船邊,喝一聲道:“你們船上活魚把兩尾來與我。”

                這話倒也不是胡說的,反正他身上也沒有一文錢,而且,這江中的魚那么多,他便是隨便要兩條又有什么打緊,在他看來,實在是十拿九穩的事情。

                那漁人應道:“我們等不見漁牙主人來,不敢開艙。你看,那行販都在岸上坐地。”

                漁牙主人自然便是那浪里白條張順,能讓這么多人漁人如此聽話,端得是非常了得,也難怪會來這江洲,而不是跟在自家哥哥身邊做一些沒本錢的買賣。

                這等的本事自然是不能只是做一個江匪的。

                李逵聽了自然是不答應,要知道,他可不是來買魚而是要魚的,錢都不準備給,難道還要等人來嗎?更別說,武大還在等著了,他可等不起,便就怒道:“等什么鳥主人!先把兩尾魚來與我。”

                要是別人敢這么說話,那漁人就要怒斥了,但看到李逵這等兇神惡煞的樣子,只有將怒火憋在了肚子里,繼續說道:“紙也未曾燒,如何敢開艙?哪里先拿魚與你?不行的,你這可不要為難我了。”

                李逵見他始終不肯拿魚,怒火中燒,二話不說便就便跳上一只船,準備親自動手,那船上的漁人想要出手阻攔,卻被李逵只是一下便就撥到了水里去了,哪里攔當得住,這可是黑旋風,天殺星啊。

                趕走了那煩人的漁人,李逵呵呵一笑,徑直就去拿魚,可是這廝又如何知道漁船上的事,見到了有個竹籬笆,便就只顧把竹笆篾一拔,這下卻了不得了。

                只氣得那漁人在水里大喊大叫:“住手,快住手!你這混蛋把我的魚都放跑了,混蛋啊!”

                李逵卻哪里明白發生了什么時候,附身伸手去船板底下求摸魚,卻愣住了,里面居然沒有一條魚。

                原來那大江里漁船,船尾開半截大孔,放江水出入,養著活魚,卻把竹笆篾攔住,以此船艙里活水往來,養放活魚,因此江州有好鮮魚。

                而李逵卻是不知道這樣的構造,倒先把竹笆篾提起了,將那一艙活魚都走了。

                不過,李逵倒也不氣惱,也并明白究竟是發生了什么事情,只道是這船上本來就沒有魚。

                沒有魚這簡單啊,他又跳過邊上的船去拿魚,照例這船上依舊是有竹籬笆的,李逵又伸手去拔那竹篾,那七八十漁人見了,同仇敵愾,連忙都奔上船,拿起手中的竹篙就打李逵。

                沒有人愿意眼睜睜地看著勞動成果就這樣被人毀壞的。

                李逵大怒,焦躁起來,便脫下布衫,里面單系著一條棋子布手巾兒,見那亂竹篙打來,兩只手一駕,早搶了五六條在手里,一似扭蔥般都扭斷了。

                絕對武俠!

                漁人看見,盡吃一驚,卻都去解了纜,把船撐開去了。

                這下李逵再兇再惡也拿不到任何一條魚了。

                見到如此,李逵忿怒至極,赤條條地拿兩截折竹篙,便就將火氣灑在岸邊的行販身上,上岸來趕打行販,那些行販們見狀,連忙亂紛紛地挑了擔走人,可不敢與李逵廝打。

                這混賬身手太厲害了。

                簡直就是個瘋子。

                正一片折騰之中,只見一個人從小路里走出來,眾人看見了如同見到了救星一般,紛紛喊叫了起來:“主人來了,這黑大漢在此搶魚,都趕散了漁船。”

                來的自然比啊你是那浪里白條張順。

                張順聞言,雙眼一瞪,呵斥道:“什么黑大漢,竟敢如此無禮!”

                眾人把手指向了遠處的李逵說道:“主人請看,那廝兀自在岸邊尋人廝打。”

                張順如何能容得李逵這般欺辱人,便就小跑而去,喝道:“你這廝吃了豹子心大蟲膽,竟然敢在大爺面前搗亂!”

                李逵看那人時,六尺五六身材,三十二三年紀,三柳掩口黑髯,頭上裹頂青紗萬字巾,掩映著穿心紅一點兒,上穿一領白布衫,腰系一條絹搭膊,下面青白梟腳,多耳麻鞋,手里提條行秤。

                便就呵道:“你這廝,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個時候來,真是找打!”

                張順便把秤遞與行販接了,趕上前來大喝道:“你這廝要打誰?”

                李逵也不回話,掄過竹篙,卻望張順的頭上就打。

                張順的身手也是了得,徑直一把搶入去,早奪了竹篙在手,卻不料被李逵撲上來,一把給揪住了頭發,張順氣惱,便奔著李逵的下三面而出腳,想要跌倒李逵。

                可怎了得李逵水牛般氣力,直推將開去,不能夠攏身,張順見狀唯有改變策略,便望著李逵的肋下擢得幾拳,李逵那里著在意這些,一點兒也不覺得疼,張順又飛腳來踢。

                這下終于是踢疼了,李逵直接將張順的頭按將下去,提起鐵錘般大小拳頭,去那人脊梁上擂鼓也似打。

                張順這下是一點兒辦法都沒有了,比力氣絕對不是李逵的對手,再加上李逵這廝居然一上來就揪頭發,實在是混賬至極,正是氣得大呼小叫。

                而李逵不管不顧,打得十分開心。

                卻不料一個人在背后劈腰抱住,一個人便來幫住手,喝道:“使不得,使不得!”

                李逵回頭看時,卻是武大和戴宗來了,便就放開了手,那張順略得脫身,一道煙走了。

                戴宗埋冤李逵道:“我教你休來討魚,又在這里和人廝打。倘或一拳打死了人,你不去償命坐牢?”

                李逵應道:“你怕我連累你,我自打死了一個,我自去承當。”

                跟李逵這樣的混人,自然是沒有辦法說理的,只有順著毛捋,武大便直接抓住了重點笑著說道:“兄弟休要論口,拿了布衫,且去吃酒。”

                一聽說又有酒吃,李逵哪里還有其他話,向那柳樹根頭拾起布衫,搭在胳膊上,跟了武大、戴宗便走。

                行不得十數步,只聽的背后有人叫罵道:“黑殺才,今番來和你見個輸贏。”

                李逵回轉頭來看時,便是見到了那張順,已經是赤條條地,匾扎起一條水兒,露出一身雪練也似白肉,頭上除了巾幘,顯出那個穿心一點紅俏兒來,在江邊獨自一個把竹篙撐著一只漁船趕將來,口里大罵道:“千刀萬剮的黑殺才,老爺怕你的,不算好漢!走的,不是好男子!”

                張順在這一片做漁牙子,靠的就是本事,若是這次被李逵給毀了面子,那以后可就不好再這樣干下去了,必須要把面子給討回來。

                李逵聽了大怒,吼了一聲,撇了布衫,搶轉身來,那張順便把船略攏來,湊在岸邊,一手把竹篙點定了船,口里大罵著。李逵也罵道:“好漢便上岸來。”

                那張順卻不聽,要知道,之前的較量,他已是知曉,在岸上絕對不是這李逵的對手,自然是想要在水中解決掉離開的。

                只是把竹篙去李逵腿上便搠,撩撥得李逵火起,托地跳在船上。

                說時遲,那時快,張順嘿然一笑,見成功誘得李逵上船,便把竹篙望岸邊一點,雙腳一蹬,那只漁船,一似狂風飄敗葉,箭也似投江心里去了。

                本事絕對一流。

                李逵雖然也識得水,卻不甚高,當時就慌了手腳。

                張順這下也不叫罵了,笑著撇了竹篙,叫聲:“你來,今番和你定要見個輸贏。”

                李逵兀自還要動手,卻被張順一把拿住了胳膊,笑著說道:“且不和你廝打,先教你吃些水!”

                張順兩只腳把船只一晃,頓時船底朝天,將李逵給掀翻進江之中。

                武大、戴宗急趕至岸邊,那只船已翻在江里,接下來就要上演張順吊打李逵了。

                戴宗只是在岸上叫苦,武大卻心中含笑地看著。

                江岸邊早擁上三五百人,在柳陰樹下看,都笑著說道:“這黑大漢今番卻著道兒,便掙扎得性命,也吃了一肚皮水。”

                “是啊,是啊,要這混賬囂張!”

                “哈哈,可不是,竟敢來我們這里撒野,也不看看咱們老大的本事!”

                “好嘍,這下子好嘍!”

                武大、戴宗在岸邊看時,只見江面開處,那張順正在把李逵提將起來,又淹將下去,兩個正在江心里面清波碧浪中間,一個顯渾身黑肉,一個露遍體霜膚,黑白相襯,更加有趣。

                兩個打做一團,絞做一塊,江岸上那三五百人沒一個不出聲喝彩的,幾乎就是在看戲一般。

                看熱鬧的不嫌事兒大,這當然是快活難得一見的所在。極富視覺效果,看得很爽!

                而武大、戴宗看見李逵被那張順在水里揪住,已經浸得眼白,又提起來,又納下去,何止淹了數十遭,這下可真正是倒了大霉了。

                武大見李逵吃虧,便叫戴宗央人去救。

                戴宗畢竟是有些面子的,便就問眾人道:“這白大漢是誰?”

                有認得的說道:“這個好漢便是本處賣魚主人,喚做張順。”

                武大聽得,這才故作猛省地說道:“莫不是綽號浪里白條的張順?”

                眾人聞言,點頭稱是道:“正是,正是!”

                武大對戴宗說道:“我與他家哥哥張橫有交情,想必可以讓他住手了。”

                戴宗聽了,便向岸邊高聲叫道:“張二哥不要動手,今有你令兄張橫的好友在此。這黑大漢是俺們兄弟,你且饒了他,上岸來說話。”

                張順在江心里見是戴宗叫他,卻也時常認得,便就放了李逵,赴到岸邊,爬上岸來,看著戴宗唱個喏道:“院長休怪小人無禮。”

                戴宗雖然也有些不爽李逵,但這個時候還是得出言相助的:“足下可看我面,且去救了我這兄弟上來,卻教你相會一個人。”

                張順聽到是戴宗來出頭,而且這大庭廣眾之下也不好真的就將李逵給淹死,見好就收了,便就再跳下水里,赴將開去,李逵正在江里探頭探腦,若是沒人來相助的,絕對只有死路一條了。

                張順早到分際,帶住了李逵一只手,自把兩條腿踏著水浪,如行平地,那水浸不過他肚皮,淹著臍下,擺了一只手,直托李逵上岸來,江邊看的人個個喝采。

                武大也是看得呆了,你妹的,這可比自己的輕功水上漂也不遑多讓啊。

                這浪里白條果然是有水平的。

                半晌,張順、李逵都到岸上,李逵哪里還像個人,只是喘做了一團,口里只吐白水,慘得不行。

                戴宗卻有些高興,心道,這廝終于是吃了一次大虧了,想必以后也會理解到被人如此欺辱的感覺并不美妙吧。說不定也是會有所更改的。

                可是武大明白這李逵是絕對不會更改的。

                這廝上陣廝殺見人就砍,連敵我都是不會分的。

                (本章完)


              http://www.oayzf.icu/txt/86849/1952703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oayzf.icu。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时时彩历史最长的长龙
            <nobr id="bhhlc"><dd id="bhhlc"></dd></nobr>

          1. <output id="bhhlc"></output>
            1. <acronym id="bhhlc"></acronym>
                <big id="bhhlc"></big>
                1. <code id="bhhlc"></code><thead id="bhhlc"><ruby id="bhhlc"></ruby></thead>
                    <code id="bhhlc"><menuitem id="bhhlc"></menuitem></code>
                    <nobr id="bhhlc"><dd id="bhhlc"></dd></nobr>

                  1. <output id="bhhlc"></output>
                    1. <acronym id="bhhlc"></acronym>
                        <big id="bhhlc"></big>
                        1. <code id="bhhlc"></code><thead id="bhhlc"><ruby id="bhhlc"></ruby></thead>
                            <code id="bhhlc"><menuitem id="bhhlc"></menuitem></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