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bhhlc"><dd id="bhhlc"></dd></nobr>

  • <output id="bhhlc"></output>
    1. <acronym id="bhhlc"></acronym>
        <big id="bhhlc"></big>
        1. <code id="bhhlc"></code><thead id="bhhlc"><ruby id="bhhlc"></ruby></thead>
            <code id="bhhlc"><menuitem id="bhhlc"></menuitem></code>
            书趣阁_笔趣阁 > 超级武大闯水浒 >第302章 浪里白条张顺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302章 浪里白条张顺

                戴宗拦也拦不住,毕竟,这可是李逵想要在武大面前显示一下能力,自然是不论谁劝都不成的,径直便就向着江边就去了。

                看着李逵远去的背影,戴宗的?#25104;?#20063;挺不?#27599;矗?#31616;?#26412;?#24471;跟李逵在一起,就是丢了脸面了。

                当然了,正常一些的人都是这么想的。

                便就只好对武大说道:“兄长休怪小弟引这等人来相会,哎,这实在是没些个体面,真是羞辱杀人了!”

                即便是戴宗也觉得李逵这样子让他也跟着很丢脸的吧。

                武大的心中其实也跟这意思差不多,但作为一个立志想要成为英雄的人来说,度量那必须要打,必须要虚怀若谷,要不然可怎?#38383;?#23601;大业。

                武大便就微笑着摆了摆手说道:“这也是他的生性就是这样,有道是江山易改本?#38405;?#31227;,这是天生的,如?#25991;?#25945;他改得了?不过,我倒是敬他真实不假。”

                戴宗闻言,心中倒也放下了不少,毕竟,没有人愿意被人看不起的,见到武大并不在乎李逵的粗俗,戴宗也就放心了。

                两个人自在琵琶亭上笑语说话取乐,好不快活。

                而武大通过小追看着李逵接下来就要与浪里白条相会,更是快活。

                那李逵大摇大摆地走到江边一看,只见许多的渔船一字排开,?#21152;?#20843;九十只,都缆系在绿杨树下。

                船上的渔人,?#34892;?#26517;着船梢睡觉的,有在船头上结网的,也有在水里洗浴的,好不快活。

                此时正是五月半天气,一轮红日,将及沉西,也不见得那什么主人前来开?#31456;?#40060;,这就让李逵十分不爽。

                但他倒也不在乎,径直走到了船边,喝一声道:“你们船上活鱼把两尾来与我。”

                这话倒也不是胡说的,反正他身上也没有一文钱,而且,这江中的鱼那么多,他便是随便要两条又有什?#21019;?#32039;,在他看来,实在是十拿九稳的事情。

                那渔人应道:“我们等不见渔牙主人来,不敢开舱。你看,那行贩都在岸上坐地。”

                渔牙主人自然便是那浪里白条张顺,能让这么多人渔人如此听话,端得是非常了得,也难?#21482;?#26469;这江洲,而不是跟在自家哥哥身边做一些没本钱的买卖。

                这等的本事自然是不能只是做一个江匪的。

                李逵听了自然是不答应,要知道,他可不是来买鱼而是要鱼的,钱都不准备给,难道还要等人来吗?更别说,武大还在等着了,他可等不起,便就怒道:“等什么鸟主人!先把两尾鱼来与我。”

                要是别人敢这么说话,那渔人就要怒斥了,但看到李逵这等凶神恶煞的样子,只有将怒火憋在了肚子里,继续说道:“纸也未曾烧,如何敢开舱?哪里先拿鱼与你?不行的,你这可不要为难我了。”

                李逵见他始终不肯拿鱼,怒火中烧,二话不说便就便跳上一只船,准备亲自动手,那船上的渔人想要出手阻拦,却被李逵只是一下便就拨到了水里去了,哪里拦当得住,这可是黑旋风,天杀?#21069; ?

                赶走了那烦人的渔人,李逵呵呵一笑,径?#26412;?#21435;拿鱼,可是这厮又如何知道渔船上的事,见到了有个竹篱笆,便就只顾把竹笆篾一拔,这下却了不得了。

                只气得那渔人在水里大喊大叫:?#30333;?#25163;,快住手!你这混蛋把我的鱼都?#25490;?#20102;,混蛋啊!”

                李逵却哪里明白发生了什么时候,附身伸手去船板底下求摸鱼,却愣住了,里面居?#24187;?#26377;一条鱼。

                原来那大江里渔船,船尾开半截大孔,放江水出入,养着活鱼,却把竹笆篾拦住,以此船舱里活水往来,养放活鱼,因此江州有好鲜鱼。

                而李逵却是不知道这样的构造,倒先把竹笆篾提起了,将那一舱活鱼都走了。

                不过,李逵倒也不气恼,也并明白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只道是这船上本来就没有鱼。

                没有鱼这简单啊,他又跳过边上的船去拿鱼,照例这船上依旧是?#20804;?#31729;笆的,李逵又伸手去?#25991;?#31481;篾,那七八十渔人见了,同仇敌忾,连忙都奔上船,拿起手中的竹篙就打李逵。

                没有人愿意眼睁睁地看着劳动成果就这样被人毁坏的。

                李逵大怒,焦躁起来,便脱下布衫,里面单系着一条棋子布手巾儿,见那乱竹篙打来,两只手一驾,早抢了五六条在手里,一似扭葱般都扭断了。

                绝对武侠!

                渔人看见,尽吃一惊,却都去解了缆,把船撑开去了。

                这下李逵再凶再恶也拿不到任?#25105;?#26465;鱼了。

                见到如此,李逵忿怒至极,赤条条地拿两截折竹篙,便就将火气洒在岸边的行贩身上,上岸来赶打行贩,那些行贩们见状,连忙乱?#36861;?#22320;挑了担走人,可不敢与李逵厮打。

                这混账身手太厉害了。

                简?#26412;?#26159;个疯子。

                正一片折腾之中,只见一个人从小路里走出来,众人看见了如同见到了救星一般,?#36861;?#21898;叫了起来:“主人来了,这黑大汉在此抢鱼,都?#20185;?#20102;渔船。”

                来的自然?#21149;?#20320;是那浪里白条张顺。

                张顺闻言,双眼一瞪,呵斥道:“什么黑大汉,竟敢如此无礼!”

                众人把手指向了远处的李逵说道:“主人请看,那厮兀自在岸边寻人厮打。”

                张顺如?#25991;?#23481;得李逵这般欺辱人,便就小跑而去,喝道:“你这?#39034;?#20102;豹子心大虫胆,竟然敢在大爷面前捣乱!”

                李逵看那人时,六尺五六身材,三十二三年纪,三柳掩口黑髯,头上裹顶青纱万字巾,掩映着穿心红一?#24867;?#19978;穿一领白布衫,腰系一条绢搭膊,下面青白?#23665;牛?#22810;耳麻鞋,手里提条行秤。

                便就呵道:“你这厮,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真是找打!”

                张顺便把秤递与行贩接了,?#20185;?#21069;来大喝道:“你这厮要打谁?”

                李逵也不回话,抡过竹篙,却望张顺的头上就打。

                张顺的身手也是了得,径直一把抢入去,早夺了竹篙在手,却不料被李逵扑?#20384;矗?#19968;把给揪住了头发,张顺气恼,便奔着李逵的下三面而出脚,想要跌倒李逵。

                可怎了得李逵水牛般气力,直推将开去,不能够拢身,张顺见状唯有改变策略,便望着李逵的肋下擢得几拳,李逵那里着在意这些,一?#24867;?#20063;不觉得疼,张顺又?#23665;?#26469;踢。

                这下终于是踢疼了,李逵直接将张顺的头按将下去,提起铁锤般大小拳头,去那人脊梁?#20384;?#40723;也似打。

                张顺这下是一?#24867;?#21150;法都没有了,比力气绝对不是李逵的对手,再加?#20384;?#36917;这厮居然一?#20384;?#23601;?#23601;贩ⅲ?#23454;在是混账至极,正是气得大呼小?#23567;?

                而李逵不管不顾,打得十分开心。

                却不料一个人在背后劈腰抱住,一个人便来帮住手,喝道:?#31494;?#19981;得,使不得!”

                李逵回头看时,却是武大和戴宗来了,便就放开了手,那张顺略得脱身,一道烟走了。

                戴宗埋冤李逵道:“我教你休来讨鱼,又在这里和人厮打。?#28982;?#19968;拳打死了人,你不去偿命坐牢?”

                李逵应道:“你怕我连累你,我自打死了一个,我自去承当。”

                跟李逵这样的混人,自然是没有办法说理的,只有顺着毛捋,武大便直接抓住了重点笑着说道:“兄弟休要论口,拿了布衫,且去吃酒。”

                一听说又有酒吃,李逵哪里还有其他话,向那柳树根头拾起布衫,搭在胳膊上,跟了武大、戴宗便走。

                行不得十数步,只听的背后有人?#26032;?#36947;:“黑杀?#29275;?#20170;番来和你见个输赢。”

                李逵回转头来看时,便是见到了那张顺,已经是赤条条地,?#20197;?#36215;一条水?#24867;?#38706;出一身雪练也似白肉,头上除了巾帻,显出那个穿心一点红俏儿来,在江边独自一个把竹篙撑着一只渔船赶将来,口里大骂道:“千刀万剐的黑杀?#29275;?#32769;爷怕你的,不算好汉!走的,不是好男子!”

                张顺在这一片做渔牙子,靠的就是本事,若是这次被李逵给毁了面子,那以后可就不好再这样干下去了,必须要把面子给讨回来。

                李逵听了大怒,吼了一声,撇了布衫,抢转身来,那张顺便把船?#26376;?#26469;,凑在岸边,一手把竹篙?#24867;?#20102;船,口里大骂着。李逵也骂道:“好汉便上岸来。”

                那张顺却不听,要知道,之前的较量,他已是知晓,在岸上绝对不是这李逵的对手,自然是想要在水中解决掉离开的。

                只是把竹篙去李逵腿上便搠,撩拨得李逵火起,托地跳在船上。

                说?#32972;伲?#37027;时快,张顺嘿然一笑,见成功诱得李逵上船,便把竹篙望岸边一点,双脚一?#29275;?#37027;只渔船,一似狂风飘败叶,箭也似投江心里去了。

                本事绝对一流。

                李逵虽然也识得水,却不甚高,?#31508;本?#24908;了手脚。

                张顺这下也不?#26032;?#20102;,笑着撇了竹篙,叫声:“你来,今番和你定要见个输赢。”

                李逵兀自还要动手,却被张顺一把拿住了胳膊,笑着说道:“?#20063;?#21644;你厮打,先教你吃些水!”

                张顺两只脚把船只一晃,顿时船底朝天,将李逵给掀翻进江之?#23567;?

                武大、戴宗?#22791;?#33267;岸边,那只船已翻在江里,接下来就要上演张顺吊打李逵了。

                戴宗只是在岸上叫苦,武大却心中含笑地看着。

                江岸边早?#30634;先?#20116;百人,在柳阴树下看,都笑着说道:“这黑大汉今番却着道儿,便挣扎得性命,也吃了一肚皮水。”

                “是啊,是啊,要这混账嚣张!”

                “哈哈,可不是,竟敢来我们这里撒野,也不看看咱们老大的本事!”

                “好喽,这下子好喽!”

                武大、戴宗在岸边看时,只见江面开处,那张顺正在把李逵提将起来,又淹将下去,两个正在江心里面清波碧浪中间,一个显浑身黑肉,一个露遍体霜肤,黑白相衬,更加有趣。

                两个打做一?#29275;首?#19968;块,江岸上那三五百人没一个不出声喝彩的,几乎就是在看戏一般。

                看热闹的不嫌事儿大,这当然是快活难得一见的所在。极富视觉效果,看得很爽!

                而武大、戴宗看见李逵被那张顺在水里揪住,已经浸得眼白,又提起来,又?#19978;?#21435;,何止淹了数十遭,这下可真正是倒了大霉了。

                武大见李逵吃亏,便叫戴宗央人去?#21462;?

                戴宗毕竟是?#34892;?#38754;子的,便就?#25163;?#20154;道:“这白大汉是谁?”

                有?#31995;?#30340;说道:“这个好汉便是本处卖鱼主人,唤做张顺。”

                武大听得,这才故作猛省地说道:“莫不是绰号浪里白条的张顺?”

                众人闻言,点头称是道:“正是,正是!”

                武大对戴宗说道:“我与他家哥哥张横有交情,想必可以让他住手了。”

                戴宗听了,便向岸边高声叫道:“张二哥不要动手,今?#24515;?#20196;兄张横的好友在此。这黑大汉是俺们兄弟,你且饶了他,上岸来说话。”

                张顺在江心里见是戴宗叫他,却也?#32972;H系茫?#20415;就放了李逵,赴到岸边,爬上岸来,看着戴宗唱个喏道:“院长休怪小人无礼。”

                戴宗虽然也?#34892;?#19981;爽李逵,但这个时候还是得出言相助的:?#30333;?#19979;可看我面,且去救了我这兄弟?#20384;矗?#21364;教你相会一个人。”

                张顺听到是戴宗?#38383;?#22836;,而且这大庭广众之下也不好真的就将李逵给淹死,见好就收了,便就再跳下水里,赴将开去,李逵正在江里探头探脑,若是没人来相助的,绝对只有?#32518;?#19968;条了。

                张顺早到分际,带住了李逵一只手,自把两条腿踏着水浪,如行平地,那水浸不过他肚皮,淹着脐下,摆了一只手,直托李逵上岸来,江边看的人个个喝采。

                武大也是看得呆了,你妹的,这可比自己的轻功水上漂也不遑多让啊。

                这浪里白条果然是有水平的。

                半晌,张顺、李逵都到岸上,李逵哪里还像个人,只是喘做了一?#29275;?#21475;里只吐白水,惨得不行。

                戴宗却?#34892;?#39640;兴,心道,这厮终于是吃了一次大亏了,想必以后也会理解到被人如此欺辱的感觉并?#24187;?#22937;吧。说不定也是会有所更改的。

                可是武大明白这李逵是绝对不会更改的。

                这厮上阵厮杀见人就?#24120;?#36830;敌我都是不会分的。

                (本章完)


              http://www.oayzf.icu/txt/86849/195270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oayzf.icu。书趣阁_笔趣阁?#21482;?#29256;阅读网址:m.shuquge.com
            时时彩历史最长的长龙
            <nobr id="bhhlc"><dd id="bhhlc"></dd></nobr>

          1. <output id="bhhlc"></output>
            1. <acronym id="bhhlc"></acronym>
                <big id="bhhlc"></big>
                1. <code id="bhhlc"></code><thead id="bhhlc"><ruby id="bhhlc"></ruby></thead>
                    <code id="bhhlc"><menuitem id="bhhlc"></menuitem></code>
                    <nobr id="bhhlc"><dd id="bhhlc"></dd></nobr>

                  1. <output id="bhhlc"></output>
                    1. <acronym id="bhhlc"></acronym>
                        <big id="bhhlc"></big>
                        1. <code id="bhhlc"></code><thead id="bhhlc"><ruby id="bhhlc"></ruby></thead>
                            <code id="bhhlc"><menuitem id="bhhlc"></menuitem></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