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bhhlc"><dd id="bhhlc"></dd></nobr>

  • <output id="bhhlc"></output>
    1. <acronym id="bhhlc"></acronym>
        <big id="bhhlc"></big>
        1. <code id="bhhlc"></code><thead id="bhhlc"><ruby id="bhhlc"></ruby></thead>
            <code id="bhhlc"><menuitem id="bhhlc"></menuitem></code>
            書趣閣_筆趣閣 > 冷情老公,請離婚! >第47章 她的心都在滴血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47章 她的心都在滴血

                事實如此,蘇畫確實不像傭人,即便她現在的穿著打扮很像,但安琦兒女人的敏感,敢斷定她絕對不單單是陸離的傭人。

                蘇畫本著少說少錯的原則,沒想到卻引起了安琦兒的懷疑,陸離的警告猶在耳畔,她和陸離是結婚了沒錯,但是卻是隱婚,不能公之于眾的。

                或許也正因為如此,陸離才會這樣堂而皇之的把安琦兒帶到這里,還說她是傭人。

                她想要回答之前安琦兒的問話,可是剛張嘴,話還沒說出口呢,就被陸離給打斷了,“那你看她像什么人?難不成我就這么沒眼光,以為我會看上這樣的女人?”

                安琦兒原本探究心發作,沒想到陸離的一番反問,倒是讓她覺得尷尬了。

                “陸離,我沒這個意思,我就只是想知道她叫什么名字,畢竟以后我要住在這里,知道名字也好相處……”

                “……”蘇畫的心狠狠地抽搐了一下,絕美的臉蛋上掠過一抹黯然。

                “你難不成啞巴了么?女主人在問你話呢!”陸離冰冷的目光轉向蘇畫,故意加重了‘女主人’這三個字的讀音。

                蘇畫咬著下唇,一字一句晦澀的說出自己的名字,“蘇畫。”

                “蘇huà?是哪個huà?是說話的話還是樺樹的樺?”安琦兒繼續追問。

                蘇畫如實回答,表情沒有絲毫的變化,“是畫畫的畫。”

                “哦。”安琦兒點了點頭,“還挺好聽的,確實美的像一幅畫。”

                很顯然,安琦兒是在夸贊蘇畫。

                而此時,陸離正瞇著幽深的魅眸,審視著蘇畫,見她面上沒有絲毫的表情變化,心里似有不甘。

                而對于這樣的夸贊,蘇畫并不感冒,因為這個女人的出現就好像在她的心窩上插了一把刀。

                果然,陸離對他的話還真是付諸行動了。

                “這是你做的菜?”陸離緩步來到餐廳,看到長桌上擺放的菜肴,劍眉聚攏,聲音里帶著幾分質疑。

                在他的印象當中,蘇畫可是從沒下過廚房的。

                畢竟蘇陸兩家都是豪門大家,下廚房做飯這樣的事情都是有專門廚師負責的。

                不過,對于蘇畫這樣從小養尊處優,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千金小姐,竟然會下廚做飯,倒是讓陸離很是意外。

                但是,不得不說,這菜的賣相也實在是不怎么樣。

                蘇畫抬眸看向陸離,她怎么會看不出陸離眸中的嫌棄,但是她還是點頭承認了,“是我做得,第一次做,做得不好,沒什么經驗……”

                不等蘇畫把話說完,陸離直接端起菜倒進了樂色桶里。

                “蘇畫,你還真是沒用,你做得這是什么?我都懷疑你在菜里下了毒!”陸離一邊把菜都倒進了樂色桶,一邊嘴上還說著傷人的話語。

                蘇畫知道自己做得菜,是很糟糕,但是,即便如此,那也是她用心做得。

                沒想到,在陸離的眼里,她所做的一切都是這樣的一文不值。

                或許她早就應該醒悟,這個男人,即便她把心掏給他,他或許還會嫌棄腥。

                蘇畫的淚水注滿眼眶,一瞬間,所有的委屈都傾巢而出。

                看到這樣的蘇畫,陸離的心緒有些不穩,不知為何,心里頭各種煩悶,故作無所謂的冷笑,輕飄飄的出聲,“感覺很委屈是么?好啊,那你現在就離開這里!滾啊!”

                不得不說,陸離的樣子兇極了,像極了一只發怒的狂獅。

                不僅嚇到了蘇畫,連同旁邊的安琦兒也被震懾到了。

                安琦兒看得出來,陸離并不是個好脾氣的男人,卻沒想到,他的脾氣這么壞。

                不過,也正因為如此,也打消了安琦兒對蘇畫的疑慮,想來,陸離對蘇畫這么惡劣,看樣子他們之間應該沒什么,也就是雇主和傭人的關系。

                蘇畫真的想這一刻就從這里離開,永遠的消失在陸離的世界。

                可是,她知道,她是逃不掉這個男人的,至少現在以她和陸離之間的關系,她逃不開婚姻的束縛。

                一切都在陸離的意料之中,蘇畫并沒有依言離開,而是默默的去廚房收拾。

                陸離下意識的蹙了蹙眉頭,心里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在滋生。

                “陸離,你別因為一個傭人生氣,我們剛才不是在外面吃過晚飯了么。”安琦兒見陸離的面色深沉,柔聲勸說。

                雖然陸離剛才的狀態狀似發狂,但是,他心中的郁悶并沒有因此而發泄殆盡,他總覺得心口憋著什么,說不出的難受。

                沒辦法,自從和蘇畫結婚以來,他似乎就是這樣的狀態。

                “好,你說得對,我確實不應該因為一個不相干的人而生氣,走,我們上樓。我帶你去看看我們的臥室……”陸離故意拔高語音說道,話說完便攬著安琦兒上樓了。

                而剛才他所說的一切,都被蘇畫一字不落的清楚的聽到。

                她雙手無力的撐著桌子,這才不至于狼狽不堪的跌倒。

                眼淚吧嗒吧嗒的落在桌面,她流下的哪里是淚,分明是血,她的心都在滴血。

                這就是她忍耐的結果,陸離變得更加變本加厲。

                她知道,陸離是在逼她,逼她說出沈夢音的下落。

                可是,對于沈夢音的事,即便她知道,她卻也一個字都不能說。

                她答應過沈夢音的,什么都不能告訴陸離。

                所以,她寧愿被陸離這樣傷害,也誓死要守護那個承諾,那個秘密。

                陸離和安琦兒回到房間,安琦兒便摒棄一切矜持,藕臂纏上他的脖頸,主動要獻上紅唇。

                可是,下一秒,卻被陸離制止了,“安琦兒,現在還不是時候,想要成為我的女人,就要有點耐心。”

                言下之意不言而喻,陸離這是不想和她發生關系。

                安琦兒原本以為陸離肯帶她來這里,還和她住在一個房間,就算是確認了關系,可沒想到幸福的火焰就這么被一潑涼水澆滅了。

                “陸離,你難不成是在考驗我不成?”安琦兒滿心的不解,她是誰啊,她可是安琪兒,最紅的明星,所有男人心里夢寐以求的女神,試問哪個男人不想和她上-床?
              http://www.oayzf.icu/txt/85/85008/1952702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oayzf.icu。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时时彩历史最长的长龙
            <nobr id="bhhlc"><dd id="bhhlc"></dd></nobr>

          1. <output id="bhhlc"></output>
            1. <acronym id="bhhlc"></acronym>
                <big id="bhhlc"></big>
                1. <code id="bhhlc"></code><thead id="bhhlc"><ruby id="bhhlc"></ruby></thead>
                    <code id="bhhlc"><menuitem id="bhhlc"></menuitem></code>
                    <nobr id="bhhlc"><dd id="bhhlc"></dd></nobr>

                  1. <output id="bhhlc"></output>
                    1. <acronym id="bhhlc"></acronym>
                        <big id="bhhlc"></big>
                        1. <code id="bhhlc"></code><thead id="bhhlc"><ruby id="bhhlc"></ruby></thead>
                            <code id="bhhlc"><menuitem id="bhhlc"></menuitem></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