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bhhlc"><dd id="bhhlc"></dd></nobr>

  • <output id="bhhlc"></output>
    1. <acronym id="bhhlc"></acronym>
        <big id="bhhlc"></big>
        1. <code id="bhhlc"></code><thead id="bhhlc"><ruby id="bhhlc"></ruby></thead>
            <code id="bhhlc"><menuitem id="bhhlc"></menuitem></code>
            书趣阁_笔趣阁 > 我不是天王 >第一百五十八节:快乐至上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一百五十八节:快乐至上

                (卡文,抱歉,大家别等了,剩下的明天补)

                新宝声录音棚中,沈欢和本茹已经进入了一号录音室,正准备开始进?#26032;家簟?

                经过两天时间的交流之后,他和本茹的这次临时合作最终确定了下来,然后这张单曲碟的制作也就正式开始了,他自己的的那张《生命的力量》则是暂时先停了下来,毕竟单曲碟制作起来还是比较快的。

                所谓的单曲碟,并不只是有一张单曲的唱片,只要是?#31456;?#27468;曲在四首以下的,都能称为单曲碟,?#31456;?#30340;歌曲再多一点却不到十首的,则称之为?#38405;?#19987;辑,十首及以上的才是正式的传统专辑。

                而这次沈欢打算推出的单曲碟,总共包含了三首歌,碟名暂时定为《快乐至上》,意?#24049;?#26126;确了,这就是一张纯粹为了“快乐”而推出的单曲碟。至于他和本茹的组合名,几人都比较倾向于“凤凰传奇”这个名字,应该是不会变的了。之后沈欢又发动新宝声的人加班加点,花了四天的时间把三首歌的伴奏全部做了出来,现在就是正式录制了。

                在正式录制之前,沈欢还在给本茹做着最后的指?#32423;?#21592;:?#21834;?#35760;住我们这两天编排的那?#25351;?#35273;和风味,等会儿就那样来录。你千万不要因为风格和你以前的不搭就产生了什么奇怪的心理,你要全情投入,记住,开?#21097;?#35946;迈,嘹亮……”

                沈欢一边说着,还一边做着动作,双手在身前划着圈子,脸孔微微向上仰起,嘴巴拉出一个大大的假笑,一看就是在模仿那些传统的民族演唱歌手,但是动作夸张多了。

                本茹个子比沈欢矮多了,沈欢这个动作一做出来,她就看到两个黑黑的鼻孔对着她,再配上沈欢那嘴巴拉扯得极大的假笑,看着特别滑稽,忍不住就哈哈一下笑了出来。

                就像一些成功的?#25215;?#20250;给观众竖立下深刻的印象,即使他们只是做一些正常的举动观众们看到都会哈哈大笑一样,本茹现在对沈欢也有点这样的感觉,总觉得他的每一个举动都特别好玩。

                沈欢动作一?#20572;?#20302;头看向她,脸上那夸张的假笑也收敛了起来,一脸严肃,“笑?你还笑?咱们这可是在为人民服务!这么严肃的事你也要笑嘛!来,跟着我喊一声,为人民服务!”

                本茹笑得更?#35835;耍?#21679;咯咯停不下来,笑了好一会儿,?#25490;?#21147;憋住笑意,学着沈欢这样努力摆出一副严肃的面孔来,顺带着还举起了小拳头,“为人民服务!”

                这句话一喊出来,又让她好不容易憋出来的严肃面孔上,腮帮子鼓动个不停。

                柏娟在一窗玻璃之隔的监听室中,看到他们这样,摇了摇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还好,随着录音师用手势跟沈欢交流了两下后,录音室绿灯亮起,录制正式开始,里面的两人也不互相玩笑了,正儿八经地开始录制起来。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

                “什么样的节奏,是最呀最摇摆,什么样的歌声才是最开?#24120;?

                ?#24052;?#24367;的河水从天上来,流向那万紫千红一片海,”

                “哗啦啦的歌谣是我们的期待,一路边走边唱才是最自在,”

                ……

                他们现在正在录制的这首歌是这张单曲碟中的第一首,《最炫民族风》,这首歌也让一旁正在蹭听的包小贝面色非常古怪。

                他早见识到沈欢的音乐风格有多么百变了,可是他万万没?#31995;?#31455;然能这么百变。

                昨天听伴奏的时候他就有一种非常强烈的感觉了,现在一唱出来,他这?#25351;?#35273;就更加强烈了。

                俗,太俗了!

                他竟然连这种歌都写得出来!

                沈欢以前的那些歌,不管是广受好评的那张中国风专辑,还是他在各种节目上表演过的那些歌曲,甚至于?#35835;?#26143;雨》专辑中的这些歌曲,都是符合现在音乐界的主流价值观的。?#21040;?#30340;人喷?#35835;?#26143;雨》专辑,也只是喷这些歌的销量无法和它们的音乐性匹配而已,对于这些歌的基本素?#21097;?#20182;们还是认可的,但是这首《最炫民族风》就不一样。

                这首四四拍的歌,民歌加流行,节奏感做的强劲明显,可以说直接就是一路动?#26410;?#27425;走到底,如压路机一般一路碾过去,入门门槛非常?#20572;?#20302;到了一种境界上。

                沈欢之前的那些歌,有的是锋锐的精钢剑,有的是精致的木剑,有的是诡异的子母双环,有的是随意打造的基本款大刀,但不管是什么歌,至少也都是经过打造的武器啊。而这首《最炫民族风》,在包小?#32431;?#26469;就是一根巨大无比的大木棒,上面还带着枝叶的那种。

                对于这样的歌,给正儿八经的音乐人包小贝的第一印象就是俗,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柏娟在一旁站着,虽然监听室里没开外放,但是她也是知道这首歌会是什么模样的。

                俗,柏娟也觉得?#20303;?

                在乐坛混了这么?#33579;?#26575;娟也是懂一些基本乐理的。

                她本来看到谱子,听到沈欢?#31508;?#20020;场给她唱的小样的时候,本来想要答应下来的心都?#34892;?#21160;摇了,产生了拒绝的想法,可最终还是被沈欢说服了。

                ?#21834;?#26412;茹并不是新人歌手,她的市场已经稳固,经过这么多年,粉丝群体?#19981;?#26412;固定了,并不会因为一次的风格转变而轻易脱粉,反而会因为她全新的面貌产生新鲜感。更何况,我们需要看到事物的另一面,这样的一种全新风格,迎合着的是一大片广袤的全新市场,会让很多本来并不是本茹的粉丝、未来也不可能会是本茹粉丝的歌迷开?#32423;?#26412;茹产生兴趣,继而其中一部分就会转粉……”

                柏娟觉得沈欢说的还是有道理的。

                像本茹这样功成名就,在歌坛打拼了这么多年的歌手,知名度上的覆盖面早就?#36824;?#20102;,会?#19981;?#22905;的早就成了她的粉丝,不?#19981;?#22905;的?#19981;?#26412;上不会入粉了,粉丝群体基本上已经固定,顶到了天花板。这种时候,?#32423;?#26469;一次新鲜的尝试,对于这个稳固的粉丝群体来?#31561;?#23454;无伤大雅,不会伤筋动骨,反而会让他们产生新鲜感,更是能有机会开拓新的市场。而且柏娟对于沈欢的音乐才华和市场嗅觉还是相当佩服的,他这一路走来,完全没有过败仗,就算现在被?#25215;?#20154;喷,但是市场反馈还是及其出众的。

                沈欢自己都不怕,勇敢地上了,她们还担心什么?#30475;?#20182;的战绩来看,这不是一个会打无把握之仗的人,每次出手必定会搞出名堂来,跟着他应该没错。

                这样权衡一番后,柏娟这才最终答应了下来。当然,其中本茹的意见也占了很大的一个比重,她自己对这次合作也是非常?#34892;?#36259;的。

                归根结底,她还是为本茹工作的嘛。

                ……

                外面的人觉得俗,里面的本茹唱得正嗨。

                她这两天被沈欢洗脑得不轻,也被这首歌洗脑得不轻,现在唱的特别起劲,小小的身体里像那天晚上的金曲奖颁奖典礼一样,爆发出了巨大的能量,完全达到了沈欢的要求。

                “你是我天边最美的云?#21097;?#35753;我用心把你留下来,”

                沈欢在一旁喝,“留下来!”心里则是美滋滋。

                这是他到目前为止唱的最轻松的一首歌了,只要喊个“留下来”“我知道”,再唱一段说?#21097;?#26368;后?#25215;?#26102;候再给本茹垫一垫就行,相?#31508;?#21147;。

                心情放松之下,他又忍不住搞?#21046;?#26469;,轮到自己的下一句“我知道”的时候,表情无比严肃,双手还交叉互顶,托在了自己的小腹上,脖子伸长了,像是在唱美声一样。

                明明就只是一个词的?#33267;浚?#24867;是被他演成了在大会堂里独唱歌剧的感觉。

                这让一旁的本茹看在眼里,眼睛弯成了月牙,几乎是一路眼泛笑意唱下来的,唱得更嗨了,整个录音室内的气氛无比欢乐。

                沈欢更加满意了。

                说好了《快乐至上》,歌手自己的情绪先要到位才行,本茹这样的饱满情绪就很到位。


              http://www.oayzf.icu/txt/83862/195270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oayzf.icu。书趣阁_笔趣阁?#21482;?#29256;阅读网址:m.shuquge.com
            时时彩历史最长的长龙
            <nobr id="bhhlc"><dd id="bhhlc"></dd></nobr>

          1. <output id="bhhlc"></output>
            1. <acronym id="bhhlc"></acronym>
                <big id="bhhlc"></big>
                1. <code id="bhhlc"></code><thead id="bhhlc"><ruby id="bhhlc"></ruby></thead>
                    <code id="bhhlc"><menuitem id="bhhlc"></menuitem></code>
                    <nobr id="bhhlc"><dd id="bhhlc"></dd></nobr>

                  1. <output id="bhhlc"></output>
                    1. <acronym id="bhhlc"></acronym>
                        <big id="bhhlc"></big>
                        1. <code id="bhhlc"></code><thead id="bhhlc"><ruby id="bhhlc"></ruby></thead>
                            <code id="bhhlc"><menuitem id="bhhlc"></menuitem></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