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bhhlc"><dd id="bhhlc"></dd></nobr>

  • <output id="bhhlc"></output>
    1. <acronym id="bhhlc"></acronym>
        <big id="bhhlc"></big>
        1. <code id="bhhlc"></code><thead id="bhhlc"><ruby id="bhhlc"></ruby></thead>
            <code id="bhhlc"><menuitem id="bhhlc"></menuitem></code>
            書趣閣_筆趣閣 > 哈利波特之罪惡之書 >第九百九十三章 斯內普的新課程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九百九十三章 斯內普的新課程

                今天的第一堂課就是黑魔法防御術課——斯內普的黑魔法防御術課。

                老實說,現在大家對這門課還真是又愛又恨。因為你永遠都不會猜到,斯內普又會在下一堂課上拿出什么樣的內容來折騰你那不斷強韌起來的神經。

                事實上,自斯內普也經歷過了一連串的事件與抉擇,并且多了一個妹妹之后,他的人生走向仿佛也開始出現了微妙的轉變。

                如果說以前教魔藥課的斯內普更多的只是敷衍了事的話,現在擔任著防御術課的他,顯然已經多了一份不小的興趣在里面。

                先前在早餐時間,麥格教授說到了瑪卡對霍格沃茲的影響。尤其是小巫師們的成長,其中瑪卡的功勞不可謂之不大。

                但是,這一提起學生們在實戰上的種種進步,斯內普那內容豐富、教導嚴厲的黑魔法防御術課課程無疑也是功不可沒的一大助力。

                至少,.成員們在黑袍怪物隨處可見的倫敦市區還能夠冷靜面對,這就不得不感謝斯內普的課程安排了。

                因為凡是上過他的課程的小巫師,基本上就都被他那五花八門、變化多端的手段給嚇到過,而且往往還不止一次。

                當然,在今天這堂課上課前的時間里,大家似乎都對斯內普會給他們帶來些什么新花樣有些興致缺缺。

                要是放在過去,小巫師們多半早就在這教室外的走廊里心驚肉跳地紛紛討論起來了。

                “哦,我覺得,我已經開始想念這條走廊在圣誕期間的模樣了……”

                羅恩抱著幾本書,怔怔地看著墻壁上的畫,口中禁不住小聲地嘀咕了起來。

                而實際上,眼下在看那副畫的同學還有很多,而心里邊正在這么想的,也絕不止他這一個。

                “是啊!”一旁的西蒙也跟著嘆道。

                可以看到,那副掛在防御術課教室門口附近的畫,其實是新的。

                之前圣誕活動時瑪卡和莎拉一塊兒弄出來的幽暗長廊,現在當然已經被撤除了。

                但或許是麥格教授覺得應該留下點兒紀念什么的,于是這里就多出了一幅描繪當時走廊場景的魔法油畫。

                這幅畫的內容很簡單,就只是不斷重復著那條驚悚的黑魔法長廊中的種種景象。

                單單去看它的話,其實還可能會令觀看者覺得頗為陰森恐怖,特別是最后那只攝魂怪的出現,總會把人給嚇一跳。

                但若是配上油畫底下的那塊黃銅銘牌,一個個曾經成功闖過所有關卡的學生的姓名都刻在那里,這卻又會讓人不由得露出一絲懷念的笑容。

                這也是瑪卡在霍格沃茲留下的痕跡……不,倒不如說,霍格沃茲里好像到處都能看到瑪卡的身影一般。

                “看著這些,就總會讓我覺得瑪卡可能不會回來了。”

                這句話羅恩只是在心里默默地想了一遍——他并沒有說出來,因為沒有人會想聽到瑪卡永遠離開霍格沃茲的消息的,包括他自己也是一樣。

                “只是‘離職’……只是‘離職’而已。”

                “喀嚓——”

                教室的大門被突然打開,照舊是一身漆黑的斯內普站在了門口,朝著外面的這些六年級學生冷冷地瞥了一眼。

                “都進來。”

                話音未落,上課鈴隨即準時地響了起來,可見斯內普還是一如既往地死摳時間。

                看著他在丟下一句話之后,便又干脆利索地轉身往里走去,并在講臺旁邊默不作聲地站定了腳步。

                斯萊特林和格蘭芬多兩個學院的六年級學生跟著便涌入教室,也都一聲不吭地去到了各自習慣的座位上坐了下來。

                在斯內普的課上,即便是這倆死對頭學院的學生也都會相當地克制收斂。特別是現在的防御術課,早就沒人還存有互懟的心思了。

                “嘭!”

                “今天的課程用不到課本,都把書放下去。”

                斯內普在一揮魔杖,將教師們給關上之后,他便首先給大家提了個醒。按照往常的慣例,一旦斯內普說不需要課本,那就意味著這堂課又會教一些書本上所沒有的知識了。

                而那些知識,也鐵定會在擁有很高使用價值的同時,多少會讓人感到心理、乃至生理層面上的不適。

                要記得,.提高班,可從不會有什么簡單的內容!

                “你們應該都已經知道前段時間倫敦的那場災難了,而且……這里似乎還有幾個是親身感受過的……”

                “因為災禍就在眼前,并且還是與黑魔法有著極為密切的關聯,.班特別增加幾節相關的課程。”

                說到這兒,斯內普忽地抬起魔杖,反手朝黑板一揮。

                “而這堂課,就講在那場災難中奪走了很多巫師與麻瓜性命的黑暗魔法生物——攝魂魔。”

                就在斯內普說出那怪物的名字時,黑板上也跟著多了一幅那種怪物的簡筆畫像。

                “這其實是一種新出現的黑暗生物,以前從沒有過相關的記載,所以這個稱呼只是我隨意起的。”斯內普接著道,“它們有著與攝魂怪相類似的外表,體型的話還要更小一些,比較接近人類的身高。”

                “根據麥克萊恩教——”

                話到一半,斯內普顯然也意識到了不對,立即就改口道:

                “根據瑪卡·麥克萊恩先生在圣芒戈救治傷患時提供的研究資料,有四項證據證明了它們并非自然演化生成的生物,而是一種利用黑魔法人為改造而來的。”

                “而這四個證據,又分別是……”

                在接下來的課堂時間里,大家逐漸明白了這是一堂少有的黑魔法防御術純理論課——這在斯內普那慣常的“理論與實踐相結合”的防御術課中,可以說是極為罕見的了。

                但興許是由于斯內普在這堂課上引用了大量出自瑪卡的研究資料,再加上這種可怕的怪物才剛在倫敦制造出了巨大的災禍,是以整堂課竟沒有一個人有過松懈的念頭。

                直至整整兩個課時過去,大家才在斯內普宣布下課的聲音里將筆記本合攏了起來,逐個起身準備離開教室。

                這間具有斯內普特色的教室依然是那么地昏暗,卻都不及大家伙兒內心的陰翳更顯沉重。

                因為斯內普已經講得很明白了——這些資料,可都是由一條條曾經和他們一樣鮮活的生命換來的。

                待得學生們都匆匆離開,趕往下一門課的教室,斯內普才隨手一揮、將那擠滿了一整個黑板的插圖與板書無聲消除。

                “哼。”

                也不知怎么了,他驀地便輕哼了一聲,一雙原本略顯空洞的眼神忽然就變得異常深邃了起來。

                在稍稍停頓,面無表情地思索了一陣后,莫名就似是漫不經心地自語道:

                “可別死在外面了。”

                ……

                斯內普在說的,自然是瑪卡,畢竟海爾波的強大明眼人都是一看便知的……可瑪卡,他會死嗎?

                至少他自我感覺,暫時是死不了的。

                當小巫師們都在霍格沃茲安安分分地上課時,瑪卡卻在倫敦市郊,獨自一人漫無目的地溜達著。

                是的,因為他不知道那個被海爾波遮遮掩掩、不想讓他發現的所在到底在哪里,所以他只能像這樣邊走邊思考。在以不浪費時間為原則而試圖碰碰運氣的同時,推斷著可能被遺漏的某些細節。

                就目前所知的情況來看,好歹那道灰影的去向是郊外,這多半是沒錯的。

                當然了,說是郊外,可在倫敦市的周圍又哪會有真正的荒郊野外。

                這邊雖說人口比市區肯定要稀少許多,但住宅與居民卻仍然隨處可見,乃至于看起來比某些稍偏一點兒的小鎮都要更為繁榮。

                “總覺得有點……是心境上的變化嗎?”

                在這條小路上緩緩步行,看著道邊的一戶戶住宅人家。或許也的確是郊外的緣故,源自植物的綠色要比城市中多得多。

                路旁高大的樹木、人家院子里探出頭來的枝丫樹叢,還有臨近初春就開始逐漸竄出的嫩芽……

                自然的氣息往往會令人心情舒暢,尤其是春意乍現,更能使人眼前一亮。

                然則,此時的瑪卡卻在感受著被綠色包圍的生機之時,心下依然有種仿佛揮之不散的空落。

                略微抬頭,他望著那白茫茫的天空——那大概就是自己現在的心情吧?雖然被白天照得透亮,可實際上卻還是始終蒙著一層陰郁,遠不及晴朗的天空更令人心曠神怡。

                而就在這時,一道魔力波動自空中飛快地俯沖而來,并穩穩地落到了瑪卡身邊不遠處的地方。

                緊接著,解除了幻身咒的小天狼星隨之顯露出了他的身形。

                “瑪卡,你這邊有什么新的發現嗎?”

                瞧著小天狼星從飛天掃帚上翻身落地,瑪卡攤了攤雙手道:“沒有……我甚至都覺得,自己這只是在一個人散步而已。”

                “那不如先暫停一下吧!”小天狼星擺了下手,朝身后的倫敦市區方向示意了一下,“圣芒戈那邊送來消息,說是可能需要你去一趟……你知道的。”

                “嗯,”瑪卡當即點了下頭,似是有些恍然,“算算時候,也確實是差不多了。”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手機版閱讀網址:m.


              http://www.oayzf.icu/txt/75484/1952700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oayzf.icu。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时时彩历史最长的长龙
            <nobr id="bhhlc"><dd id="bhhlc"></dd></nobr>

          1. <output id="bhhlc"></output>
            1. <acronym id="bhhlc"></acronym>
                <big id="bhhlc"></big>
                1. <code id="bhhlc"></code><thead id="bhhlc"><ruby id="bhhlc"></ruby></thead>
                    <code id="bhhlc"><menuitem id="bhhlc"></menuitem></code>
                    <nobr id="bhhlc"><dd id="bhhlc"></dd></nobr>

                  1. <output id="bhhlc"></output>
                    1. <acronym id="bhhlc"></acronym>
                        <big id="bhhlc"></big>
                        1. <code id="bhhlc"></code><thead id="bhhlc"><ruby id="bhhlc"></ruby></thead>
                            <code id="bhhlc"><menuitem id="bhhlc"></menuitem></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