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bhhlc"><dd id="bhhlc"></dd></nobr>

  • <output id="bhhlc"></output>
    1. <acronym id="bhhlc"></acronym>
        <big id="bhhlc"></big>
        1. <code id="bhhlc"></code><thead id="bhhlc"><ruby id="bhhlc"></ruby></thead>
            <code id="bhhlc"><menuitem id="bhhlc"></menuitem></code>
            書趣閣_筆趣閣 > 攀仙路 >四百六十章 線索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四百六十章 線索

            ?    -->

                一秒記住【2016】或手機輸入:ap. 求書、報錯請附上:【書名+作者】

                “明公子,我們雙方本就只是合作關系,你弄這些是什么意思?“紅昀鐵青著臉看著前方那個畫著花里胡哨的人說道。

                此時,就在崇山與方刑幾個提起陳天明的同時,在四道城的一城最深處,陳天明此時也在與對方交易。

                阿勒辛完全不顧身后站著的數位修士,啪得一聲把手中的鋼爪露了出來,他盯著陳天明的雙眼瞬間變成了紅色,頭發也變長。

                陳天明淡淡的看著對面的二人說:“一個妖化修士,一個厄青魅,怎么?真當你們是無敵的么?”

                說完涂著丹紅色指甲的手一抬,紅昀臉色瞬間蒼白,一口血控制不住的噴了出來。

                陳天明微微皺眉語氣嫌棄的說道:“你最好小心一點,要把我這地毯弄臟我可要你陪的。“

                阿勒辛在心中暗罵:“死人妖!”

                陳天明穿著露出雪白胸膛的衣服,看著眼前的兩個宛然一笑說道:“哎,其實我們本來合作挺愉快的,你們兩人能夠在四道城藏這么久我可費了不少力氣。上三家也不是吃素的。但你紅昀,你是在太令我失望了,你說怎么東西就怎么不在了呢?當初你答應我什么你忘了?”

                紅昀擦干嘴角的血看著他冷冷的說:“拿到畫卷之后你付給我們尾款。”

                陳天明哈哈一笑:“是了,可你是怎么報答我的?嗯?”

                他手一捏,紅昀就感覺自己身上像是壓著兩座大山一樣,幾乎瞬間他就被死死的壓在了地上,接著旁邊飛出兩道金光紅昀之覺得一股劇痛席卷而來,巨大的痛苦讓他不受控制的慘叫出聲。

                陳天明起身看也不看后面兩個慘叫的人說:“他們就教給你了,要好好伺候,明白么?”

                “是!”

                =========

                晚上霍時凝準備回去六隊駐地,他們并沒有太多的時間浪費在這里。

                方刑與崇山離開了,臨走時他說他想去查查陳天明的事情,他總覺得沒有那么簡單,這么一個厲害的人物一直安靜的待在四道城這實在是讓人覺得奇怪。

                而詹臺神佑則要與穹物閣幾個扯皮,至少他們要把南城的爆炸弄清楚,到底是誰襲擊的四道城,同時與葉然的事情也不會這么快的結束,葉然這個人雖然修為高深,但他卻是個記仇的性格,雖然被崇山壓著不敢多做什么,但崇山不可能一直待在四道城,到時候詹臺府依然要靠自己。

                其實看著詹臺神佑臉上的凝重,霍時凝有些內疚,她雖然無意把詹臺府扯進來,但事實卻依舊牽連到了他們,方刑當然看出了霍時凝的不自在,他安慰道:“詹臺府沒你想的那么弱,他們雖然沒有想葉然這種合道期劍修的大能,但這么多年詹臺府不是沒碰見過其他的高階修士,比葉然修為高的他們見得多了去了,但這千年以來,只有詹臺府一直在四道城,而葉然這類修士卻在不停的輪換著,光從這一點就能夠看出詹臺府的本事。

                霍時凝聽后想到詹臺神佑臉上雖然有著凝重卻不懼怕,顯然他們詹臺府并不是沒有依仗,想到這里霍時凝心中好受了許多。

                短暫的相聚之后,幾方便分開。

                霍時凝走在路上,看著雜亂的街道與空氣中凌亂的靈氣,甚至她還能聞到法術爆破時淡淡的硝煙味。

                此時騷亂雖然平復了下來,但霍時凝腳步飛快的來到了六隊的駐地。

                一開門還不等她說話,邢六就一臉焦急的走了過來直接道:“隊長,我現在立刻就要去暗市。”

                霍時凝皺眉:“暗市現在不會比這里好多少,我知道你修為厲害,但這種環境下你還去實在是太危險了,我們是來找人的,在期間我不希望你們任何一個人出事。”

                這些話,在很早之后霍時凝就直接與他們說了,幾人也記得他們來四道城的任務是什么,所以每次去暗市都是在確保自己安全的情況下行動的。

                邢六此時卻搖搖頭道:“不行,等不及了。”

                霍時凝問:“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讓你非要這個時候去暗市不可?”

                邢六說:“這些天我與光二郎在暗市也接頭了不少人,剛開始我們一無所獲,但時間長了之后我們還是問道了幾個人。他們明確的說見過韓瀟出現在暗市,韓瀟隊長出現的時間大約有一個月左右,可后來卻失蹤了。后來我們找到最后一個見韓瀟的人,他說韓瀟隊長應該還活著。”

                霍時凝瞪大雙眼:“你確定?”

                邢六道:“這消息我只是從他嘴里用三塊源晶得到的,不過他在暗市是老人了,口碑很好,許多人不敢接的活兒他都敢接,他說自己不是明公子的人并且也要洗手不干了,所以才冒險把這消息告訴我。”

                霍時凝喃喃自語:“明公子?又是明公子?”

                邢六問:“你也知道明公子?”

                霍時凝點點頭:“是,剛剛聽人說的。”

                “其實我們之前被人糊弄了,在之前,至少五年多前的確暗市是由三個莊家控制,但五年前十暗市發生了大規模的毆斗,死得人幾乎都能把地磚染紅。從那時候開始暗市幾乎都控制在明公子手里了。這些都是暗市老人才知道的東西,而暗市的人員流動性這么大,許多剛進去幾次的人根本看不出來差別。”

                邢六說道

                “你的意思是,是明公子把韓瀟抓去的?可為什么?”霍時凝問

                韓瀟不是普通的修士,他在六隊這么多年,去過不少危險的地方,能夠讓他上套沒有實力是絕對不可能的。而從崇山口中得知,陳天明這個人絕對算得上是有實力的人物。

                邢六搖搖頭:“他說他并不清楚,但他說明公子一般殺人都喜歡物盡其用,就算是仇人他也不會做直接殺了燒掉這種事,他喜歡把對方全身上下的利用價值榨得干干凈凈一點不剩。所以他說如果我沒有發現韓瀟的東西出現,那韓瀟可能還活著,只是不知道被關在什么地方。”

                霍時凝聽后道:“所以你這時候想去暗市是為了什么?”

                邢六說:“我剛剛出去看了,襲擊南門的那些都是暗市出來的,身上全部被下了千絲引,那些修士被抹去了元神只剩一具具空蕩蕩的軀殼供邪修驅使,千絲引是高等級的邪術,能使用出來的沒幾個。”

                霍時凝微微皺眉覺得事情的發展怎么與她的想法有些出入,怎么暗市的邪修也摻和進來了?他們不都是小心翼翼的活在陰暗處的么?堂而皇之的攻擊修士,他們還想不想活下去了?

                邢六繼續道:“所以死了這么多人所以暗市中的守衛必定空虛,我想趁著這機會下去看看,看能不能找到韓瀟隊長。”

                霍時凝剛想說話,站在身后的小櫻與光二郎紛紛點頭勸道:”你就答應了吧?“

                小櫻臉上帶著深深的擔心:“看著那些被折磨得不成人樣的修士,我每時每刻就在擔心隊長的安危。平日里暗市雖然看上去很自在,但每個路口都有明公子的人守著,我們想走遠一些都不可能,如今暗市的邪修發瘋我們就可以趁著這機會下去看看,至少能夠發現一些線索,這樣日夜懸心實在是太難受了。”

                霍時凝此時剛想說話,突然一只黑色的蝴蝶飛到了她的上空,這是方刑聯絡她特有的方式,霍時凝手一伸黑色的蝴蝶變成了一塊玉簡,她眼睛掃了一眼后對幾人道:“看來你們不用去了。”

                太陽漸漸西沉,黑色完全籠罩上來后,方刑終于在眾人的盼望中來到了。

                他看見邢六的第一句話就是:”你們不用再去暗市了,我剛剛從暗市過來,那里已經一個人都沒有了,干凈極了。“

                “那些店鋪呢?”

                “全部不見了。”

                邢六不可置信的喃喃自語:“怎么可能?”

                方刑道:“如果我不親眼去見過我也覺得不可能。”

                =========

                在另一邊的三城,詹臺神佑皺著眉頭看著眼前放著的一具具尸體問:“這些都是那些亂賊?”

                說完他看了一眼一旁的李敬與葉然。

                此時李敬臉色非常的平靜,而葉然則一直在與一旁的人說話,聲音非常的小,想要聽清楚除非使用靈力。

                下面人回答道:“是,屬下親點清楚了,全部一共一百三十余人,背上全部都有千絲引的邪術。”

                詹臺神佑道:“也就是說在發動攻擊之前他們就已經死了。”

                對方一頓接著回話:“可以這么說。”

                詹臺神佑問話完畢之后扭頭看向兩人道:“你們的看法呢?”

                李敬道:“千絲引可不是誰都能用出來的,能夠一口氣控制一百三十多人的除了那個陳天明沒有第二個人,既然他已經找我們麻煩了,何必在容忍他?”

                此時葉然卻說:“暗市已經人去樓空,暗市里面比你的臉都還要干凈,你說去哪里找?”

                李敬聽著葉然仿佛調侃的語氣說起自己心中不禁大怒,他臉色鐵青的看著葉然道:“葉然,你修為的確很高,但在高你也只有一雙眼睛一雙手,怎么?打算在這里與我跟詹臺家翻臉么?”

                葉然呵呵笑了兩聲,他當然知道自己實力的確高,但要說厚度他拍馬都趕不上眼前的兩個。

                一個是從四道城建城時期就存在的家族,他這位子不管換了多少個劍修,詹臺府依舊矗立在那里掌管者四道城。

                穹物閣來的時間要比詹臺府晚一些,但穹物閣這個修界最有錢的商業巨人藏著多少底牌誰都說不清,他如果仗著修為與兩家出手,他也許能夠占據一時的上風,但長期來說他絕對受不了的。

                再說城里還有個老東西,想著下午崇山出現時給他的壓力葉然就覺得胸悶,多少年了他再也沒有感受那種無力感,但在崇山面前他覺得自己根本不是一個合道期的修士,而成了剛剛入道看著那些元嬰修士的可憐蟲。

                葉然不說話后,李敬問詹臺神佑:“神佑兄,你看該如何辦?”

                詹臺神佑道:“從這些修士的狀態上我們就能夠猜到背后的人是陳天明,那即可發布修界懸賞,全力鏟除陳天明這個邪修的勢力,而我們也要在四道城之中開始大查,這么多年那些邊邊角角的藏污納垢實在是不清理不行了。”

                李敬聽后略微一想便點點頭:“的確,那我就安排了。”

                =======

                霍時凝看著來到六隊駐地剛剛進門的方刑問:“崇山道尊呢?”

                方刑道:“他還有別的事情,我擔心你們這邊的人亂跑所以趕快過來了。”

                霍時凝道:“得到你的消息之后他們就一直待在這里,不過有些心急。主要是我們得到了韓瀟的消息。”

                方刑立刻說:“我來這里也是說這事情的,我在翻查的時候發現了里面的一件暗室,看樣子應該是關押奴隸的地方,里面也被撤得干干凈凈,但我在墻上發現了這些,所以就拓印拿過來了。”

                霍時凝接過一看,上面一行小字“青山故流去,韓瀟!”

                此時邢六激動的叫了起來:“這是韓瀟隊長,是韓瀟隊長的筆跡。”

                霍時凝說:“這是韓瀟關押時期在墻上留下的么?你如何發現的?”

                方刑笑了笑說:“韓瀟因為任務的關系他非常懂得在一些特殊的情況下留下自己的痕跡。我也是聽六隊的兄弟們提起過知道一些他們聯絡常用的方式,所以尋找時特別注意哪些地方,但可惜整個暗市全部被清空了,唯一能夠找到的只有這點東西。”

                邢六激動的說:“是,方刑真人實在是太厲害了,我不過隨口說了幾句他盡然記在了心里。”

                這是第一次,他們得到了韓瀟確切還活著的證據,六隊的幾個人激動得都快暈了過去,小櫻捂著嘴哭得不行,貓四兒一邊給自己擦眼淚一邊給她擦。

                “我每日都擔心的不行,閉上眼睛就是暗市那些被切成一塊一塊的修士,或者擔心在暗市中看見被煉成邪器的隊長,每天我都擔心得不行。”

                “看著鬧成一團的人,霍時凝此時心想這只是一行字,萬一韓瀟在刻字之后遇害該怎么辦?可看著仿佛劫后余生的眾人,霍時凝那點話怎么都吐不出來。


              http://www.oayzf.icu/txt/75204/1952701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oayzf.icu。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时时彩历史最长的长龙
            <nobr id="bhhlc"><dd id="bhhlc"></dd></nobr>

          1. <output id="bhhlc"></output>
            1. <acronym id="bhhlc"></acronym>
                <big id="bhhlc"></big>
                1. <code id="bhhlc"></code><thead id="bhhlc"><ruby id="bhhlc"></ruby></thead>
                    <code id="bhhlc"><menuitem id="bhhlc"></menuitem></code>
                    <nobr id="bhhlc"><dd id="bhhlc"></dd></nobr>

                  1. <output id="bhhlc"></output>
                    1. <acronym id="bhhlc"></acronym>
                        <big id="bhhlc"></big>
                        1. <code id="bhhlc"></code><thead id="bhhlc"><ruby id="bhhlc"></ruby></thead>
                            <code id="bhhlc"><menuitem id="bhhlc"></menuitem></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