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bhhlc"><dd id="bhhlc"></dd></nobr>

  • <output id="bhhlc"></output>
    1. <acronym id="bhhlc"></acronym>
        <big id="bhhlc"></big>
        1. <code id="bhhlc"></code><thead id="bhhlc"><ruby id="bhhlc"></ruby></thead>
            <code id="bhhlc"><menuitem id="bhhlc"></menuitem></code>
            書趣閣_筆趣閣 > 嬌術 >第七百八十章 錯愕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七百八十章 錯愕

                “四哥。”

                張太后叫了趙鐸一聲,問道:“大半夜的,你不回去,來文德殿做甚?”

                趙鐸心中一緊,脫口道:“母親怎的又問這話……兒臣方才已是說過,因二哥今日大殮,兒子心中實在難過,想到近日宮中、朝中事煩且多,怕您顧不得休息,更怕您心中念著二哥,至于憂愁傷身的地步。”

                他說到此處,瞳孔之中微微泛紅,其中略帶光澤,竟是仿佛有了淚痕,口中頓了頓,復才啞聲道:“兒子實在放心不下,便想著過來看看母后……”

                以張太后的身份,著實不需要拐著彎說話,便擰著眉瞥了他一眼,道:“你果真是放心不下我,還是放心不下旁的東西?你三哥今日同你同進同出,怎的你絲毫無事,偏他就這般模樣?”

                趙鐸睜著眼睛,又不敢回話,又不敢不回話,過了半日,方才小聲道:“母后這是什么話……兒子……怎的聽不明白……”

                他看了看不遠處的幾名太醫,復又將聲音壓低了些,道:“母后,三哥不曉得從哪里聽了旁人的胡話,竟是輕信,拿來污蔑兒子……”

                張太后皺著眉頭道:“他證據確鑿,你還說是污蔑?你半句話無法反駁……”

                趙鐸忙叫屈道:“母后,兒臣冤枉!兒子頭一回知曉這些事情,只覺得莫名,震驚之下,又不曾做過,如何弄得明白,又如何能反駁?”

                又道:“兒子現在只盼三哥快些醒來,早早與我當著母后的面對質,方才能洗清我身上冤屈,又怎會……難道我竟不知曉,若是三哥當真出了事,頭一個要緊的便是我嗎?”

                雖然礙于不敢發聲,怕引得旁人聽到,趙鐸這一回少了幾分氣勢,可他此番話確是真情實感。

                自從上回被吳益在殿上彈劾他私通敵國,于延州暗設榷場,又截留礦產,趙鐸便被無數雙眼睛盯著,他只恨不得將頭埋到地底下,越低調越好,又怎的會在這當口行此蠢招?

                趙鐸解釋了半日,見張太后面上仍然十分難看,心中百口莫辯,不知該要如何是好。

                實在是不湊巧。

                他又是悔恨,又是惱怒,一時想如果今日自己沒有來文德殿,是不是這黑鍋就不會栽在自己頭上;一時又想,幸而自家得了消息,趕了過來,否則就任趙颙在此對著太后胡說八道,還不知道會將事情說成什么樣,屆時對方出了事,說不得,事情還是會被栽贓到自己頭上。

                什么偷賣武器與北蠻!

                什么私運食鹽、酒水!

                什么勾結敵國,將延州拱手讓人,意欲從中獲利!

                這些話,趙颙那賤種,竟是也說得出來!

                偏偏他還不知道應當如何反駁!

                自家手下確實有人與北蠻做了買賣,兩國交易,不賣酒水、鹽鐵、絲茶,還能賣什么?!

                可他又確實冤屈,當日在延州府與北蠻同乘一條船的,又不只是他一個人,邊境的駐兵也好、衙門也罷,幾乎沒有不插手其中。吃肉一起分了,怎的現在挨打的,偏只有他扛著?

                況且自家好歹也是堂堂正正的皇子皇孫,吃飽了撐著了,才會將延州拱手讓人,才會偷賣武器給北蠻!莫說他沒有那個必要,也得他有那個膽子,有那個能耐才行啊!

                那樣一個重兵駐扎的大州,多年戰事不休,當中權力盤根錯節,自家一個遠在京城的藩王,怎可能說賣就賣?

                想到這一處,趙鐸忍不住看向了躺在地上的人,一時之間,恨不得沖上去扇上兩巴掌,把他給打醒了,再好好問問對方意欲何為。

                倒得這樣湊巧,叫他無論怎樣應對都不合宜。

                ***

                文德殿外,崔用臣已經滿頭大汗。

                他反反復復地追問面前的小黃門,又去問被半路捉來辦差的禁衛,卻只得到同樣的答案。

                “崔都知,我一直盯著城墻上,不曾見得打過人來旗,若是已經有人進宮,宮門處絕無可能毫無消息……”

                那人到底是禁衛,雖然有問有答,卻半點不懼怕。

                一旁的小黃門卻是沒有這個底氣,戰戰兢兢地回道:“都知,小的這就往宣德門去,一旦見得孫奉藥的人影,即刻跑來向您回稟……”

                崔用臣壓根不想要聽這些話。

                那孫兆和不過住在內外城相交處,又是宮中快馬去宣,即便他年紀大了,腿腳不夠利索,爬也該爬到了吧!怎的到了此時還不見蹤影?

                黃門與禁衛二人的答復,拿去糊弄先皇趙芮尚可,可想要拿來應付張太后,不是叫他去找死嗎?!

                崔用臣不敢回文德殿,更不敢站在這里干等,正要想個辦法,卻是忽然聽得遠處傳來一聲哨響,站在對面的禁衛忙轉過身去,將手中火齊湊向雙眼,朝著遠遠的宮門望了過去,果然見得宮墻豎起來的青旗上頭掛著一盞大燈籠。

                “崔都知,宣德門處來人了,怕不是您問的那一位?”

                崔用臣跟著往宣德門處眺望,雖說老眼昏花,看不清那表示依詔通行的青色旗子掛起來,卻能隱約見到那處亮有一盞燈籠,代表奉詔的乃是一人。

                今夜除卻孫兆和,宮中并沒有宣召任何人。

                他終于松了一口氣,也顧不得旁的,兩條腿幾乎要跑成四條腿,急忙回了文德殿。

                “太后!”躬身立在張太后面前,崔用臣的面上全是焦急之色,他想也不用想,一番言辭便脫口而出,“孫奉藥已是入宮,他年事已高,臣憂心他行走不快,著人抬了長竹椅去接應,而今雖說人還未到,可濟王殿下怕是吃錯了東西,總要服藥,臣請著藥房將常用的藥丸并解毒藥材先行取些過來待用,便是能省一刻功夫也好。”

                張太后早已等得十分不耐煩,雖說十分惱火,幸而此時聽了確切答復,又見對方還算想得周全,便也沒有怎的責怪,只點一點頭,放他過了,又另遣人去接應孫兆和,吩咐其在路上將趙颙的癥狀說個清楚,好要節省時間。

                果然有了崔用臣派去的長竹椅,孫兆和很快到了地方。

                他一進殿,只來得及同張太后并趙鐸匆匆行了個禮,便自拖著木箱子跪坐在了趙颙的面前,先望聞切一回,手中則是取了銀針在找穴位,頭也不抬地問道:“喂了催吐的藥嗎?”

                夜晚被安排在宮中輪值的,自然不會是什么老醫官,不過能入太醫院,醫術未必頂尖,醫理卻一定高明,此時聽得孫兆和問話,打頭的那一個便回道:“喂了有兩盞茶功夫了,也扎了幾處催吐的大穴,只是不知為何,到得現在還不曾……”

                醫官話才說到一半,忽覺手下壓著的地方有些不對,低頭一看,原是趙颙手腳正大力亂抖,其人眼睛雖然還未睜開,可那架勢,分明欲要翻身。

                趙颙身上扎滿了銀針,又兼神志不清,若是不小心錯了位,扎出血還是小事,扎壞了人,那就真是要命了。

                他唬了一跳,連忙吩咐另外兩人道:“仔細按住了!”

                因覺手下力道不對,他忙又叫了一旁的黃門道:“快來按著殿下的腰!”

                兩個黃門連忙蹲了過來,手還未伸出,趙颙已經哇地一聲,吐了一地。

                即便文德殿極大,嘔吐物酸臭的味道還是很快散了開來。

                孫兆和皺著眉頭湊了過去,見地上烏糟糟一片,卻是勉強還能看出吃食的形狀,頓時松了口氣。

                他蹲在地上認真分辨一回,也不去問另幾個醫官,自家便站了起來,走到張太后面前稟道:“啟稟太后,看殿下這癥狀,怕是誤食了斷腸花,只是單憑癥狀,臣卻不敢斷言。”

                他小心地斟酌一會用詞,又道:“那斷腸花與斷腸草同名,花葉、枝干滲出的白汁都有劇毒,人食之少則上吐下瀉,昏迷不醒,似發癲癇,多則致命。”

                “這毒物有苦澀麻味,生在廣南、瓊海,銀器遇之不會變色,可若是將白醋滴入,遇之卻是立時變黑,還請太后將今日殿下吃過的東西拿來盤查,查得確實,臣才好對癥下藥。”

                宮中自膳房端出的東西,每頓俱有留出部分存底,務要存放一日,以備后來查驗。

                自趙颙毒發之后,不消人提醒,張太后早有下令將日間吃食封存驗看,只是不曾查出什么毛病而已。此時聽得孫兆和如是說,又有了查驗之法,崔用臣即時領命帶著人大步行了出去。

                張太后見兒子躺在地上,手腳抽搐,口鼻流涎,實在是又著急,又心焦,也懶得再廢話,忙問孫兆和問道:“我兒救不救得回來?”

                這樣的問題,孫兆和如何好答,只得回道:“而今毒物未能確定,臣不敢妄言,只是濟王殿下福人自有天象……”

                他口中一面說,手上跟著行禮,一個不經意,半幅袖子就滑到了地上。

                張太后這才注意到對面人身上穿的孝服下首處也拖在地上,肩膀、袖子、腰腹幾處,無一處合身,簡直像是八歲小兒套了十歲哥哥的衣裳,怎么瞧怎么奇怪,再往上看,孫兆和頭戴斜巾,一頭白發正濕漉漉地往下滴著水,已是在地上洇出了一小塊水跡。

                她吃了一驚,問道:“你這是從何處來的?路上是下了大雨不成?”說著轉頭欲要尋去宣召的黃門來問話,這才發現先前派出去的,此時竟是一個都未有見到。

                孫兆和其實一肚子狀要告,他險些命喪途中,幸而得了顧延章搭救,才撿回一條命來,只是身上的衣裳盡濕,回家再取已是來不及,便不僅借了對方的衣裳,索性連馬匹一同借了。

                當時前往宣召他的內侍原本有三名,其中有兩人重傷,早已動彈不得,卻有一個小黃門勉強能辦差,孫兆和也等不及京都府衙的官差到,便跟著那小黃門一同先行進了宮。

                此時聽得張太后問話,他如何不想實話實說,只是趙颙生死未卜,卻也不敢先將自己的事情放在前頭,便道:“臣路上被人襲擊,幸而得了提點刑獄司的顧副使搭救,已是報了京都府衙,現下還不知曉是怎的回事……”

                他三兩句簡單把路上發生的事情解釋了一遍,又道:“還是殿下身體要緊,臣去瞧瞧殿下。”

                ***

                崔用臣回來得倒是不慢,他領著一個小黃門進了殿,當先行到張太后面前,一面指點那黃門將手中托盤上蓋著的布巾揭開,一面解釋道:“太后,臣查過膳房今日所有酒菜,均無異常,因想著孫奉藥說那斷腸花味澀且苦,只覺當不會混在菜食之中,便去尋了今日殿下所用器皿。”

                他說到此處,頓了頓,指著被托盤上的東西道:“幸而今日宮中辦宴,宮人來不及全數清洗,正好兩位殿下所用碗碟器皿還放在一旁……”

                這一回,不用他繼續說話,張太后也已經跟著看了過去。

                托盤上擺著兩只酒杯,一只色白,一只色青,想來乃是趙颙、趙鐸兩兄弟席間所用。

                夜間的宴會,張太后沒有出席,可她眼下只一眼,便認出了哪一只是趙颙的杯子。

                擺在左邊那一只白酒杯,寸許高,杯口也只有雞子大小,杯身的釉色瑩厚滋潤,可那杯內卻似被涂了一層厚厚的灰墨污泥一般。

                孫兆和連忙拿棉布沾取了一小塊污泥下來,拿去一旁同其余醫官一同查看。

                張太后的臉卻是立刻陰了下去,厲聲道:“今日誰人伺候的酒水!”

                她一聲令下,不過幾息功夫,一人便從殿外滾了進來,幾乎是趴在地上發著抖給張太后請了個安,回道:“今日是臣在殿中伺候。”

                這一回,不消張太后細問,他便把席間的情況一一細說了出來。

                晚間宮中設宴客百官,濟王趙颙、魏王趙鐸兩人做主,身后各有兩名黃門伺候,一人負責持壺,一人負責換碟添菜。

                趙颙用的杯盞碗筷,俱是早已備好,與那小黃門并無關系,他只負責倒酒,從未碰過趙颙的酒杯。

                酒水、酒壺早被查驗過,其中并無問題。


              http://www.oayzf.icu/txt/73583/1952701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oayzf.icu。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时时彩历史最长的长龙
            <nobr id="bhhlc"><dd id="bhhlc"></dd></nobr>

          1. <output id="bhhlc"></output>
            1. <acronym id="bhhlc"></acronym>
                <big id="bhhlc"></big>
                1. <code id="bhhlc"></code><thead id="bhhlc"><ruby id="bhhlc"></ruby></thead>
                    <code id="bhhlc"><menuitem id="bhhlc"></menuitem></code>
                    <nobr id="bhhlc"><dd id="bhhlc"></dd></nobr>

                  1. <output id="bhhlc"></output>
                    1. <acronym id="bhhlc"></acronym>
                        <big id="bhhlc"></big>
                        1. <code id="bhhlc"></code><thead id="bhhlc"><ruby id="bhhlc"></ruby></thead>
                            <code id="bhhlc"><menuitem id="bhhlc"></menuitem></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