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bhhlc"><dd id="bhhlc"></dd></nobr>

  • <output id="bhhlc"></output>
    1. <acronym id="bhhlc"></acronym>
        <big id="bhhlc"></big>
        1. <code id="bhhlc"></code><thead id="bhhlc"><ruby id="bhhlc"></ruby></thead>
            <code id="bhhlc"><menuitem id="bhhlc"></menuitem></code>
            书趣阁_笔趣阁 > 黄河古事 >第五百零五章 终章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五百零五章 终章

                ?我心里骤然一惊,昏暗的环境中,我实在看不清楚那团黑乎乎的影子到底是什么。甚至不能确定这团影子是否存在,那也很可能是我酒醉之后初醒时产生的朦胧幻觉。然而当我注意到这团影子的同时,心底随之浮生出一抹说不清道?#24187;?#30340;恐慌,那种恐慌让我如坐针毡,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怎么了?”苗玉被我惊醒了,起身揉揉眼睛。

                在我坐起的一瞬间,隐约漂浮在眼前的那团黑乎乎的影子,唰的一下好像彻底消失了,我全力的观察,在昏暗的房间里来来回回的扫视着,却始终未能再捕捉到它。

                “你到底怎么了?”苗玉看到我的神色不稳,伸手摸摸我的额头。道:“不舒服吗?”

                “没事,不要紧......”我不想让苗玉受到任何影响,轻轻摸着她的头发,道:“中午酒喝的太多了......”

                “你不能喝,干嘛要喝那么多,好好躺着,睡一睡,明天起来就会好。”苗玉把掀乱的被子重新掖好,我已经看不到那团黑乎乎的影子,可是心头的恐慌却不断的缭绕,我分辨不出那种恐慌究竟从何而来,感觉很飘渺。我唯恐会出什么事,紧紧的抱着苗玉。

                昏暗的房间里,寂静下来,苗玉熬不得夜,不多久就在我的怀里熟睡了。我心里七上八下,蚩尤死了,叶子死了,圣主苗尊都已经伏诛,该死的人全部死绝,事情仍?#24187;?#26377;结束吗?按道理说,不该再有什么意外发生。

                我抱着苗玉。脑子里乱糟糟的,?#24433;?#22812;到天亮。再没有合眼,根本睡不着。弥勒的婚礼很简单,就热闹了一天,第二天天亮,?#24202;?#21152;婚宴的人就各自离去。我怕苗玉吃不消连连的奔波,就多留了一天。让她休息恢复精神。出了前夜那件事,我滴酒不沾,天色一黑,就把苗玉扶上床,看她安然入睡。

                这一晚,再没有发生什么,非常安静,我坐在床边托着下巴打盹,脑子不安生,睡也睡不踏实,恍恍惚惚半梦半醒,?#32423;?#30529;开眼,看到苗玉睡的正香,心里就踏实一些。

                在这样翻来覆去的朦胧中,?#21307;?#28176;睡过去了,这一晚的梦境很不一般,我好像看到了大河,看到了大河边,伫立着一道白须白发的身影。我?#31995;?#20986;,那是禹王,已经完全彻底消失在世间和轮回中的禹王。

                他和几千年死去时一样,无语伫立河边,很久之后,他回过头,朝这边走来,我开始感觉不安,双手仿佛被什么给困住了,挣脱不开,就如同民间传说的鬼?#20185;?#19968;样,使劲挣扎却力有?#21019;?

                梦中的禹王一直走到我身前,我能清楚的看到他的?#24120;?#29978;至?#25104;?#27599;一道?#35813;?#30340;皱纹。我说不出话,唯一能做的,就是茫然望着禹王。

                “你可知道。”禹王终于开口了,我心底深处的意识告诉我,这只是一个梦,然而禹王的声音却那么清晰,那么真实,他慢慢对我道:“你终结大河祸乱,能诛杀蚩尤,却还是掌控不了命数,命数,命数......”

                河畔的风在呼啸,禹王身上的衣衫猎猎作响,他垂下头,再次抬起头的时候,我看到他的眼睛里,有一?#20013;稳?#19981;出的情绪。

                “你会孤苦一生,这是命数,都是命数......”

                说完这句话,禹王转身走了,我也随?#21019;?#36825;场朦胧的梦中惊醒。我不知道这场梦到底会意味着什么,但禹王在梦里的话,我却记得一清二楚。

                孤苦一生,孤苦一生......

                人生里,?#32422;?#20027;掌不了的事情太多了,活着,本身就是一种负累。

                我带着苗玉重新回到小城,过年前夕,金大少来过一次,看到我的寒居,?#31508;本?#24613;了,不由分说的留下一大笔钱。

                有了这笔钱,我们过的宽裕了一些,压力也小了一些。生活依然是平淡的,这种生活和之前那些出生入死的日子相去太远,无形中就觉得时间流水一样的滑过,不知不觉,我和苗玉在小城里定居两年了。

                苗玉有了几个月的身孕,我把所有事情都放在一?#35029;?#20840;身心的照顾她,她的身子很虚,怀孕之后气血不足,?#25104;?#27809;有半丝血色。各种补品,药物,对她来说没有任何?#20040;Γ?#24184;好金大少留了一些过去从老蔫巴身上拔走的参须,熬水给她喝了,还算有用。

                望着苗玉一天一天大起来的肚子,我心里很高兴,又有些恍然,曾几何时,我一?#26412;?#24471;?#32422;?#36824;是个需要人保护,需要人照顾,但转眼之间,我也要做父亲了。

                小城里有医院,不会像河滩的乡下一样,找个稳婆接生。苗玉临盆前,我带着她去了医院,这时候,我二十五岁。

                孩子是在一天深夜里降生的,我们没有别的亲人在身边,分娩时只有我一个人守在产房外。?#21307;?#28796;的走来走去,一刻也停不下来,产房的门紧闭,我听不到什么声音,不停的看着表,心里不断的?#21442;孔约海?#27809;事,一定没事,她们娘两一定会平平安安。

                嘭......

                就在手表的指针指向十二点的时候,通明的产房外好像突然停电了,所有的电灯瞬间熄灭,在眼前的光线全部消失时,我的胸口猛然一紧,一团黑乎乎的影子无声无息的?#26377;?#21475;飘荡出来,像一条幽灵,呼的飘向了大门紧闭的产房中。

                这一次,我看的很清楚,那团影子飘向产房时,我一步?#32479;?#20102;过去,伸手一抓,但影子飘忽如雾,这一抓抓空了,?#20219;页?#22238;手的时候,它已经消失在产房前。

                轰......

                熄灭的电灯在这时重新?#20142;粒?#25972;条走廊又通明了,我听到一阵哇哇的啼哭,从产房里传了出来。这阵啼哭声顿时牵引了我所有的心神,我急切的扒着产房的门,朝里张望。

                苗玉生了,一个男孩儿。我见到了?#32422;?#30340;儿子,他的母亲虽然瘦弱,但他?#20174;职子?#32982;,眼睛大大的,非常漂亮。在抱着儿子的那一刻,我感觉僵硬的脸庞突然柔软了,我抱的很轻很轻,唯恐会弄疼他。

                “辛苦你了......”我眼角带着泪,把儿子抱到苗玉面前,她憔悴的不像样子,但是看到儿子皱起的小眉头,还有一双藕节般的小胳膊时,她笑了,笑的很开心。

                “我们的儿子,该叫什么名字?”纵讽何弟。

                “叫他陈凡吧。”我想了想,儿子,如同我的命,我别无他求,只希望他能平安顺利的成长,不需要出人头地,不需要和我的前半生一样轰轰烈烈,只要他健康,快乐,那就好了。

                “你想他长大以后做什么?”

                ?#20843;不?#20570;什么,就去做什么。”我轻轻抱着儿子,看着他那张?#24120;头?#20315;看到了一轮初生的太阳,看到了耀眼的光明和希望,我希望他好,却不会给他任何束缚,我深深的知道自由对于一个人的重要,我不想他有什么拘束,鸟儿关在笼子里,时间久了,就再也飞?#40644;?#26469;。我希望我的儿子,会是一只自由翱翔的小鸟。

                有了儿子,我的家更像是一个家,我在努力,为的是让他们娘俩过的好一些,这是一个男人的责任。在他还小的时候,我很担心,因为他刚刚出生那天夜里发生的事情,我难以忘怀。但是一天两天,一月两月,一年两年,直到儿子两岁的时候,他很健康,很可爱。我高悬的心才渐渐的放下来。

                我?#21069;?#20102;新家,宽敞了,条件也好了一些,孩子还小,苗玉出不了门,我每天忙碌完就会急?#25494;?#30340;回家,在我的眼里,我的妻子,我的孩子,就是我的全部。

                金大少要结婚了,金窑有钱,这两三年时间里,他已经在河滩外的世界站稳了脚跟,婚宴非常隆重,尽管大雪飘飞,但还是有很多?#30636;?#21152;了婚礼。我怕苗玉和儿子受不了风寒,所?#36828;?#33258;参加了金大少的婚礼,显然,我比任何客人都要重要,金大少和谭小秋不断的敬酒,我们一杯一杯,酒宴还没过,我和金大少都已经喝的眼睛发直了。

                “三哥,这个,给我大侄子......”金大少嘴角流口水,言语混乱不清,朝我手里塞过来一只足足一斤重的大金锁:“大侄子带着,珠光宝气,要是不够,我再打两个......”

                ?#20843;?#20102;吧。”我掂了掂大金锁,两岁的孩子如果戴上这个,估计连头都被压的抬?#40644;?#26469;了。

                “怕啥,我他娘的就是这么任性......”

                乱糟糟的酒宴客人很多,我都不认识,平淡的生活让我不?#35270;?#36825;种场合,酒喝的差不多了,又惦记着苗玉和孩子,所以告辞出来,连夜坐上了回家的火车。三个多小时的车程,等到家的时候,酒意还没有醒过来,脚步?#24590;摹?

                那一年的雪,可能是最大的,鹅毛般的雪花飘了整整一天,?#23545;?#30340;,我能看到?#32422;?#30340;灯还亮着,可能是苗玉带着孩子在等我,我的脚步马上加快了,然而快要走到家门口的时候,心里骤然一紧。

                飘飞的大雪中,我看到家门口不远的地方,矗立着一道影子。那很像是邻家小孩玩耍时堆砌的雪人,但在酒醉之余,我能分辨出,那肯定是一个人,只不过在大雪中站的久了,已经被雪花覆盖。

                我认不出那人是谁,脚步又随即?#24597;?#36825;么冷的天,冒着那?#21019;?#30340;雪在外面伫立,这本身就很不正常,我身上还有功夫,不会惧怕什么,但一想起家里的?#25472;?#23401;子,心马上就被揪紧了,全神戒备,慢慢的走了过去。

                那道影子一动不动,好像在雪地中僵化了,然而当我慢慢走到旁边的时候,身影突然?#35835;?#25238;,一身积雪唰唰的被抖落。我的拳头顿时捏紧,朝后撤了半步,随时都能对应袭击。

                但这道身影没有动手的意思,慢慢的抬起头,身上?#25104;?#30340;积雪被抖落,一瞬间,我看到了身影的脸。我?#31283;?#19981;出那是怎么样的一张?#24120;?#22909;像被火彻底焚烧过一样,扭曲狰狞,在深更半夜猛然看到这张?#24120;?#20250;把人吓住。

                “什么人!”我?#32479;脸?#30340;问了一句,不想惊动家里的苗玉?#25512;?#23427;邻居。

                身影在雪地里站立了很久很久,但动作却没有迟缓,朝我走了一步,慢慢伸出一只手。这只手的手心里,托着一件东西。本来,?#39029;?#28385;了敌意和戒备,然而在望到这件东西的时候,我的心神好像在一瞬间就崩溃了。

                身影的掌心里,托着一块血红的符,我忍不住?#24590;?#30528;走?#20808;ィ?#19968;把抓过这块血红的符。这个东西,我绝对不会认错,天师符,小?#34261;?#30340;天师符。

                记忆,被?#32422;?#24378;行尘封了几年,平时,我不敢去开启,不敢去触动,但这块血红的天师符一下?#24433;?#23576;封的记忆彻底?#34473;?#25105;想起了圣域雪谷深不见底的深渊,想起小?#34261;?#22368;入无边黑暗中时那无助?#30452;?#25114;的?#24120;?#24819;起她临死前对我说过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

                我的手在发抖,紧紧握着天师符,眼泪不受控制,瞬间就从眼眶里滑落下来。呼啸的风雪冻结了泪水,又迷住了我的眼睛。小?#34261;歟?#22312;我心里压抑雪藏了太久,一旦触动,我就忍不住想要放声痛哭。

                我在风雪中流泪,思绪完全回到了小?#34261;?#20020;死前的一刻,那像是一个梦魇,我无法挣脱。我能感觉飘飞的雪一层一层落在我的头顶,我的身上,但我连动一动的念头都没有,?#20004;?#22312;那?#20013;稳?#19981;出的感觉中。

                我呆了,楞了,和傻了一样,一直站了很久,骤然间,一阵极其强劲的寒风从耳边呼啸过去,把?#25104;賢飞?#30340;积雪吹落了。凛冽的寒风像是刀子一样,刮的脸庞生疼,那一刻,我猛然从无法自拔的悲痛中惊醒。

                天师符是小?#34261;?#30340;,已经随着她落入了那片万丈深渊,但天师符,怎么会出现在那个鬼一般的人影手中?

                我猛然晃了晃头,但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周围已经踪影皆无,那道身影,不知道什么时候悄然消失了,没有留下一丝痕迹。我拼命的张望,隐隐约约,看到身后的雪地里,有一排?#24222; ?

                “小?#34261;歟 ?#25105;不知道还能不能?#39134;?#37027;道身影,但不顾一切的转身,在漫天飞舞的大雪中,全力追了过去......

                全书完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

                本书手机阅读:

                发表书?#28291;?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五百零五章终章)阅读记录,下?#26410;蚩?#20070;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30830;?#24335;)推荐本书,?#24653;?#24744;的支持!!


              http://www.oayzf.icu/txt/34092/1287107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oayzf.icu。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
            时时彩历史最长的长龙
            <nobr id="bhhlc"><dd id="bhhlc"></dd></nobr>

          1. <output id="bhhlc"></output>
            1. <acronym id="bhhlc"></acronym>
                <big id="bhhlc"></big>
                1. <code id="bhhlc"></code><thead id="bhhlc"><ruby id="bhhlc"></ruby></thead>
                    <code id="bhhlc"><menuitem id="bhhlc"></menuitem></code>
                    <nobr id="bhhlc"><dd id="bhhlc"></dd></nobr>

                  1. <output id="bhhlc"></output>
                    1. <acronym id="bhhlc"></acronym>
                        <big id="bhhlc"></big>
                        1. <code id="bhhlc"></code><thead id="bhhlc"><ruby id="bhhlc"></ruby></thead>
                            <code id="bhhlc"><menuitem id="bhhlc"></menuitem></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