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bhhlc"><dd id="bhhlc"></dd></nobr>

  • <output id="bhhlc"></output>
    1. <acronym id="bhhlc"></acronym>
        <big id="bhhlc"></big>
        1. <code id="bhhlc"></code><thead id="bhhlc"><ruby id="bhhlc"></ruby></thead>
            <code id="bhhlc"><menuitem id="bhhlc"></menuitem></code>
            书趣阁_笔趣阁 > 风水鬼师 >第333章 最终章(惊怖大结局)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333章 最终章(惊怖大结局)

                刘楠对我们说完了这一切,不知不觉中时间就过去了一个小时,她真的浑身溃烂,烂的不成人样,就这么散了气。

                我和龙哥谨记她的嘱?#28291;?#23558;她藏尸在床底下,只等赵金龙?#21019;?#29702;。反正他是干火葬场生意的,处理尸体是老本行,比我们专业。

                我和龙哥穿戴整齐,偷偷溜了出去。我们回了一趟武汉大学,在学校门口正看到李半仙儿拽着张蕾蕾出来,这老儿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张蕾蕾对他言听计从。我们出现的时候,把两人吓了一跳。

                张蕾蕾跳起来?#28291;骸?#20320;不是出事儿了吗,这老头儿还说带我来见你,你怎么好好的?”

                李半仙儿挠着脑袋,好半天说不出来话,我这才知道他拿这个幌子哄骗张蕾蕾出来的,看着张蕾蕾焦虑的样子,我心里一阵感动。

                我们已经?#29992;?#22915;那里知道了一切,自然也就不需要找张蕾蕾了。我们把明妃刘楠?#19994;?#25105;们的事一五一十的对李半仙儿说了,李半仙儿摇头直道可叹,张蕾蕾也是一片黯然。虽然已经过去了很多年,她对五百多年前的事已经淡忘的差不多了,可刘楠毕竟曾经是她的亲生母亲。

                不止刘楠知道沈昭明在找我,连李半仙儿也听到风声,全城都在搜寻我,沈昭明已经对他的人下了?#28866;?#20196;,今晚誓要抓到我。

                如今我们已经是十万火急了,再回赵金龙的私宅也不是办法,说不好还会祸及到他。

                我们无奈之下,只好向佟教授求救,佟教授也真是仗义,立刻就安排郭警官用警力送我们出城,直接在另外一座城?#26032;?#20102;去往遥远北国的飞机票。我、张蕾蕾、李半仙儿和龙哥四个人,就这么离开了省城。

                至于其他的善后工作,佟教授他们一直在为我努力扫尾,我们飞?#30452;?#22269;的过程中,一路绿灯,畅通无阻。

                我们?#32423;?#22909;了,就在明年再进地宫的时候,和佟教授他们一起进去,真正解开这所有的谜团,还有最重要的,我要见到我最深爱的小雯。无论付出什?#21019;?#20215;,我一定要再见他?#24187;媯?#37027;怕是?#28291;?#37027;怕是万劫不复,那怕是堕入轮回,我一定要再见她?#24187;妗?

                我们在北国好吃好喝呆了很长时间,差不多快有半年左右了,期间花销都是赵金龙送我的那笔巨款,我真担心以我的消费能力,这辈子怕都难花出去。

                我们得到第二年再进寒风寺地宫的时间,已经是来年的五月初了,?#31508;?#25105;和龙哥还在游戏机室打游戏,跟一帮小孩子们玩的不亦乐乎,莫名其妙就接到陈思可的电话。

                陈思可只对我说了一句话,她说:“你该回来了,下地宫的日子是丁巳月壬子日,自己多保重。”

                ?#39029;?#20102;一惊,这个时间我早在许多场合见过,却一直?#24187;?#30333;个中意思,到今天我才终于懂了。事实上,直到过了那一天,看到全世界所有的媒体上都在报道这一天发生的事情,我才真的明白,其?#30340;?#26102;候,我仍旧不懂这一天的含义。

                我急忙订了机票飞回来,提前一天在佟教授那里会合,在此之前,我已经跟佟教授联系过,确定了形成安排。佟教授这次没有再找大规模的?#21271;?#30340;,只带了郭警官一个人,而我的案子,早让佟教授和赵金龙两人联手给摆平了,对他们来说,花点时间,这种事并不是什么大事。

                在此期间,郭警官一直利用自己的情报网络试图?#19994;?#27784;昭明,这沈昭明也当真厉害,竟?#24140;?#22833;的无影无踪,郭警官花费了大量精力,依旧找不到沈昭明的任何踪迹。他就像真的人间蒸发了一样,从此杳无踪迹。

                这天我们做好了各项?#24613;?#24037;作,只等第二天前往寒风古寺,这连日来我内心十分紧张激动,在离开省城跑路的这段时间里,我日思夜想的就是小雯。虽说和张蕾蕾相处了这么长时间,我却渐渐把这种感情变成了浓厚的友情,我看到她不会再紧张,也不会再激动,可是对小雯的感情,却随着时间推移,更加难以割舍,只要一闲下来,我脑海里便全是她的影子,重下地宫的日子对我来说,已经变成了一种强烈的期盼。

                能见小雯,对我来说,几乎成了我现在活下去唯一的动力,哪怕只是一眼,对我来说也够了。

                我们在佟教授的办公室里吃过午饭,佟教授做了进一步的安排,这次他查找了更加详细的资料,每个人的?#27490;?#20063;更加明确,尽可能的做到科学合理。就在我们紧锣密鼓的做工作的时候,佟教授突然接到一个电话,他放下电话告诉我们说,老曾儿子出事儿了。

                我心里不由一沉,老曾儿子早不出事晚不出事,偏偏这个时候出事,是不是有什么深层次的含义?

                佟教授说,老曾一再强调,一定要我过去看看,因为他儿子这回出的事儿,可能跟我?#24515;持止?#31995;。

                佟教授考虑了片刻,说:“我听老曾说的很急,还要我们现在就过去,省城距离济城很近,不如我们现在过去看看。老曾这人一贯脸皮薄,臭书生气,他能开口求人,肯定不简单。”

                我也正担心他的安危,我们在外面跑路这段时间,我跟所有人都断了联系,老曾估计是实在找不到我了,才来找佟教授的。我真想?#24187;?#30333;,老曾他儿子好好的,会出什么事,而且他指定要找我,肯定就跟阴阳术数有关系,难道他儿子撞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不过,如果是一般的东西,以大红的本事,都能化解的吧。大红虽然已经恢复正常了,可她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主儿,威名赫赫的阴龙眼,一般孤魂野鬼可以直接就吓退了。

                我心里揣着狐疑,郭警官怕路上有变故,还特意给我们安排了安保,我们一路上好几辆车浩浩荡荡的开往济城。

                我在济城看到老曾的时候,差点认不出他来了,他整个人看起来异常苍老,像是老了十几岁,已经?#34892;?#32769;态龙钟了,连背都驼了起来,看着很是怕人。佟教授跟他同龄,可两人一对比,差距非常明显,像是隔了一个时代的人。

                而青?#28009;?#20142;的大红,看起来也跟她实际年龄差距非常大,像个三四十岁的中年女人,皮肤粗糙,身?#25376;分祝?#26089;没了我们初见她时的模样了。

                而他俩的孩子,却长得异常的肥胖,比一般的同龄婴儿都要大上许多,看着非常健?#25285;?#21482;是?#32423;?#36319;他目光相对,可以隐约看出他目露凶光,我大为吃惊,因为婴儿我也见了许多了,还?#29992;?#20174;见过哪个孩子会有这样的怪异目光。

                李半仙儿跑过去掀开老曾的?#36335;?#25105;开了胎眼,就看到他?#25104;?#20809;?#21644;?#30340;。再看那婴儿?#25104;希?#21364;正是那诡异的十二颗人头像,我顿时懵了。

                李半仙儿肃然?#28291;骸?#20320;们两位还想不想要命了?”

                老曾和大红双双跪下来给李半仙儿磕头,李半仙儿?#28291;骸?#20320;?#25104;?#36825;东西,原来就是寄生在你身上的阴灵,现在他孕育出了你儿子。你俩的精气神,全让这东西吸了过去哺育自身了,所?#38405;?#20204;会越来越老,而他则会飞速长大,你们一直养着他,你们活不了多久,这孩子总有一天会吃了你们。”

                李半仙儿的话把我们都吓懵了,老曾叹气?#28291;骸?#25105;就是看这孩子长的不正常,医院都查不出来,才怀疑是不是又撞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才想到找晓天来看看。”

                李半仙儿?#28291;骸?#26195;天,你在泰国的降头师身上,也见到过同样的?#21450;?#23545;不对,据说是中了降头术的原因?”

                我?#28291;骸?#23545;,老曾,你曾说过你住寒风古寺的时候,有一回夜里的奇遇,你救了的黑衣人后来离奇失踪,而你在家里昏睡了多日。我估计,那黑衣人就是个阴灵,他一定中过降头术,这个人多半与寒风寺地宫有关系,因为那趟探险队里,木子就是来自泰国,?#28216;?#37324;还有别的身份?#24187;?#30340;人,我们也不知?#28291;?#36825;里面到底还有谁。”

                李半仙儿大手一挥,拍板?#28291;骸?#32769;曾,如果你不介意,我们把你孩子也带到地宫里去,明日就是真相揭露的时候了。”

                老曾也真是个爷们,遇到这种事儿,别人肯定犹豫半天,毕竟?#20384;?#24471;子,儿子就是他活下去的希望。可老曾不是这样的人,他说,要不能让儿子变回正常,还不如让他死了,他要是长大了害人,成了社会败类,就是他老曾的罪过。

                我们带着老曾一家也去了省城,离开济城之前,佟教授特意带我去我们家小区里转了转,我看到我妈买菜回来,她老了许多,走路脚下?#34892;?#36434;跚了,我眼眶湿润了。作为人子,我简?#31508;?#22826;不孝了。

                我没来得及跟我妈相认,就连夜回到省城,修整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驱车到了寒风寺地界。我们娴熟的下了地宫,?#19994;?#22320;下皇城的时候,却发现本来黑沉沉的皇城里,竟然灯火通明,恍如鬼市。

                我们一行人,大多见识过黑暗中的地下皇城,这番诡异的情景极为吓人,而且非常不合乎逻辑。

                我们走进皇城里面,才发现诺大的皇城里,竟然全都是燃烧着篝火的硕大火盆,火盆里?#19968;?#22914;织,烧的正旺盛。火光明灭中的皇城空无一人,显得异常诡异,我们一群人心里都毛毛的,却的这事相当奇怪,跟我们预想的完全不同。

                再次下地宫之前,我们做过千百种假设,却唯?#28866;蝗四?#26009;想到皇城里竟然会是这副模样。

                我们一间间的宫殿里找,突然张蕾蕾惊呼?#28291;骸?#37324;面有火光——”

                我定睛一看,就看到皇城深处冒出冲天火光,那火光奇大,好像是有宫殿着火了,黑烟夹杂着大火升腾到半空,声势浩大,颇为吓人。

                我们急忙赶过去,穿过一道道宫门,一直奔到发大火的地方,就看到一座异常庞大奢华的宫殿门前空地?#20808;计?#20102;大火,那大火中有个东西已经被火舌包围,我们跑了过去才看清楚,那东西是座雕像。

                张蕾蕾吃惊?#28291;骸?#22992;姐的青石像,是谁这么狠毒?”

                我眼见小雯的石像已经被烧成了焦黑色,那大火还在哔哔啵啵的烧着,声势相当惊人,我想要救火,捞出石像,可看这情景,.la [棉花糖]

                李半仙儿纵观四路,?#28291;骸?#27784;昭明已经来过了,你看这宫殿格局,已经被人为的动过,多半就是沈昭明的手笔。”

                李半仙儿话才说完,就听到一个清朗的声音?#28291;骸?#22909;眼力,小李,咱们师?#25509;?#35265;面了。”

                这声音我再熟悉不过,心里一凛,就看到一个须发全白的老头儿由一年轻人陪着,正缓步朝我们走过来,这老头儿化成灰我也认识,就是害死我爷爷的仇人沈昭明,跟着他的年轻人不用说也知?#28291;?#23601;是赵廷如了。

                李半仙儿看到沈昭明,恨的牙痒痒,半个世纪前,就是他师?#24178;?#26157;明指使大师兄杨直灭了李半仙儿满门,还将他困在七星连煞风水局,让他永世不得超生。

                我怒问沈昭明?#28291;骸?#20320;烧了这青石像做什么?”

                沈昭明?#28291;骸?#25105;若不烧了这东西,楚国鬼师丹宁,她会出来见我吗,我这是在逼她。”

                我站在大火边上,望着小雯的石像被烧的?#30452;?#31163;析,断裂成很多块,心里不由的难过,就跟这被烧的是小雯一样。?#19978;?#28779;太大了,大到凭我的能力,根本不可能扑灭它。

                这时,我像突然听到大火里传来一声呻吟,这声音像触电一样刺激了我,在场众人,无不?#24247;?#21475;呆,我相信这不是我的幻觉,大家都听到了。

                我再抬眼朝石像看去,却见?#19968;?#20013;红影一闪,小雯整个人便如火凤凰一样从篝火堆中飘了出来,一直飞升到半空中,然后缓缓降落下来,落在我面前。

                我眼里的小雯一身血红大袍,肤如凝脂,还是那么漂亮可人,她没有胖一分,也没有瘦一分,还和跟我分开的时候一样,只不过她的眼神,变得更加深邃澄明,不像之前那么浑浊木讷。

                我颤声?#28291;骸?#23567;雯——”

                小雯看也不看我一眼,她的目光落在空荡荡的空地上,?#39277;?#22235;周,眉头便皱了起来,沈昭明迎了?#20808;ィ溃骸?#20320;别找了,这风水格局是我布下的,今天你必须要死。这样的日子很难得,你只有在这一天死去,才会真正的灰飞烟灭,这一天嘉靖帝等了五百多年,而我,也等了很久很久。”

                小雯?#28291;骸?#19981;对,这种格局,只有风水鬼师才能布置出来,不是你。”

                沈昭明面色一滞,小雯突然朝他飘了过去,我只觉眼前飙来一阵飓风,吹的我眼睛都难打开,小雯就化成一道火影冲向沈昭明。说时迟那时快,赵廷如用快到不可思议的速度挡在沈昭明面前,他还没来得及再说话,就被小雯穿胸而过。

                说穿胸而过,一点不夸张,小雯消瘦的身体真就像子弹一样贯穿赵廷如的胸膛,赵廷如的身上多了个硕大的血窟窿,整个人就这么倒了下去,溅了沈昭明一身的血。

                沈昭明道行果然高出许多,他险险的避开小雯,小雯冷笑?#28291;骸?#25105;说过,这阵法不是你布下的,你没这种本事。”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沈昭明这样的人居然会害怕,他看小雯的目光,透露出真切的恐惧,这种恐惧,是弱者对强者才会流露出来的恐惧。

                小雯掐住了沈昭明的脖子,沈昭明面色一紧,这时,黑暗中突然传来一个极为苍老的声音?#28291;骸?#25918;开他,布阵的人是我——”

                我们都朝发出声音的人敲过去,我心里一百个疑问,心想?#31508;?#39640;人里面,沈昭明已经是顶尖的了,这阵法不是他布下的,难道还有别人不成?

                就看到黑暗中走出一个头发白的跟沈昭明一样的老头儿,那老头儿老的不像样子,面容枯槁,活像具尸体。这张脸我觉得非常眼熟,却怎么都想不出来在哪里见过,思来想去的好半天,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就想起在?#35760;?#39740;别墅里的时候,沈昭明在别墅里摆的那只木雕菩萨跟这老头儿长的一模一样。

                ?#39029;?#24778;?#28291;骸?#20182;是风水鬼师杨仁,沈昭明的师父,沈昭明把他复活了!”

                在场这些人只有李半仙儿听过杨仁的名字,可是沈昭明的厉害,大伙儿都见识过,这杯沈昭明复活的杨仁又是他师父,杨仁的厉害程度大?#20063;?#37117;能猜到,我们一群人都懵了。郭警官本能的端起了枪,可是?#24618;?#23545;他们这样的人来说,又算得了什么呢?

                看着杨仁四平八稳的走到小雯面前,我倒吸了一口冷气,李半仙儿?#28291;骸?#26505;费老夫活了这一把年纪,竟然猜不透这世上竟然有这种奇事,沈昭明真把我们的祖师爷给复活了,风水鬼师活了。”

                小雯?#28291;骸?#23601;算你是风水鬼师,在我眼里,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

                杨?#23454;溃骸?#35805;是这么说,你在冥界?#27604;?#26159;响当当的第一人,可在五百多年前,你仍旧被嘉靖帝算计,他不止毁了你镇秦岭百脉的风水格局,还害你又在坟墓里躺了五百多年,将你封印这么久,就是为了等这一天,让你彻底魂飞魄散,消寂于三界之中。你?#30340;?#39640;明,可跟嘉靖帝比起来,你也不过是他鼓掌中的玩物,所以我杨仁,也有可能打过你?”

                我抬眼看这宫前广阔的空地上,一切摆设都如旧前,可我越看就越觉得其中奥妙无穷,易理变化千变万化,我越看就越是?#38498;?#31455;然?#21019;?#20102;。李半仙儿拍拍我肩膀?#28291;骸?#21035;乱看了,这种穷夺天工,穷天地奥妙的风水术,不是咱们这种级别的风水师能看懂的,你越想钻研明白就越?#24187;?#30333;,反而乱了心神。”

                我点了点头,小雯看杨仁的眼神已经有了几分杀意,我突然发现,虽然眼前的小雯模样还是一年前的小雯,可她的眼神变了,变得我异常陌生,跟我之前认识的小雯判若两人,赵廷如触目惊心的尸体就是明证。双?#27493;?#34880;。

                小雯朝杨仁身前走了一步,杨仁本能的后退了一步,小雯再走一步,杨仁又退了一步,龙哥奇?#28291;骸?#25105;还以为风水鬼师多厉害,也不过这路货色,还没打呢,都吓成这样了,真是太掉面儿了。”

                我却看出杨仁的退,并不是害怕,他目光坚定,与小雯的目光隐隐相持不下,两人正较着劲儿呢,小雯?#35828;?#31532;四步的时候,就停了下来,?#28291;骸?#20116;步杀阵?”

                杨?#23454;溃骸案?#26126;,你已经炼出了仙体,非这五步杀阵不能?#22235;恪!?

                小雯?#28291;骸?#20116;步杀阵是能限制我,你也知?#28291;医?#22825;必须离开地宫,否则嘉靖帝为我设下的奇局会将整座地宫摧毁,你?#20040;?#38453;困住我,逼我形神俱灭。”

                杨仁森然?#28291;骸?#19968;同毁灭的,还有嘉靖帝真身。”他有意无意的瞟了我一眼,我从他眼里看出杀意。

                小雯?#28291;骸?#20320;想取代他?”

                “他设下的如此庞大的局,如果不善以利用,岂不是浪费了,我跟他的目的一样,是要取代你在冥界的?#24674;謾?#19981;过,嘉靖帝的真身远不如他预想的,他根本成不了事,既然是这样,不如让我来替他做冥界霸主。”沈昭明?#28291;?#20182;替杨仁把最关键的话给说了出来。

                我听了这番话,才真正明白,原来所谓嘉靖帝的阴?#20445;?#23601;是称霸整个冥界,而小雯,便是冥界的霸主,我像听天书一样听他们对话,很怀疑自己是否听错,我压根就不信这世上真有这种奇事。

                小雯没有理会沈昭明,他随手朝地上一指,地上?#31227;?#20843;糟摆了许多朽烂的木头,已经很?#34892;?#24180;头,那木头就自己立了起来,在地上?#21019;?#25104;人的模样。小雯拿出一张符铁在木头人额头上,又冲它吐了口生气,那木头人便真的自己立了起来,朝宫外走去,它走了五步,全身?#25512;?#20102;大火,直烧的哔哔啵啵的乱响,片刻功夫就烧成了一堆?#21307;?

                我看在眼里,简直惊为天人,小雯破五步奇阵的方式竟然如?#24605;?#21333;,能做到她这种地步的人,恐怕三界当中,也没有出其右者了。

                小雯冷冷一笑,突?#35805;?#22320;而起,飞到了半空,朝黑暗深处飞去,才眨眼功夫就化成了一个小点儿。

                李半仙儿?#28291;骸?#22905;要离开地宫。”

                小雯飞升到不见的时候,突然山洞深处传来崩塌的声音,我寻着声音望过去,就看到黑暗的极限出,爆出一团火光。那团火好似一团火球,却越少越大,郭警官递给我一只红外线望远?#25285;?#25105;得以看清楚,那黑暗深处已经烧成一片火海,在火海当中,一条硕大的青蛇掠过火海,依旧坚毅的朝前飞过去。

                沈昭明对他师父说:“果然是冥界霸主,嘉靖帝穷尽心力布置下来的风水局,竟然只能重伤她,却不能弄死她。”

                那杨?#23454;溃骸?#22905;大限已经到了,嘉靖帝的心思,岂是你我能猜到的,他打定主意要算计丹宁,丹宁就一定逃不了。丹宁现在受了重伤,她现出真身逃走,为的是阻止嘉靖帝的阴?#20445;?#19981;过以她的重伤程度,应该飞不远。”

                我移动红外望远镜搜寻青蛇的踪迹,果然在远处一座洞口里,看到了奄奄一息的青蛇蜷缩成一团。我见那青蛇额头上一片?#37326;担?#26159;伤了元丹的迹象,伤了元丹的阴灵一般寿命很短,这种情况下,就需要阳火旺盛的东西?#24202;梗?#35201;说阳火旺的,非我手里的地火蜈蚣莫属了。

                我催动风水枣罗盘,催出地火蜈?#36857;?#26397;青蛇一指。那地火蜈?#24613;?#26397;青蛇直奔过去,很快与青蛇融为一体,青蛇便在杨仁和沈昭明的眼睛底下,有飞了起来,掠过山洞,?#19978;?#23665;外,沈昭明气的发抖,颤声?#28291;骸?#20320;——坏我大事——”

                我突?#24187;?#30333;了,我爷爷一再强调地火蜈蚣的重要,乃是破解嘉靖帝阴谋最厉害的东西,原来作用就在这里。

                沈昭明带着杨仁杀气腾腾的就直奔我过来,李半仙儿想阻拦,又哪里拦的住,被沈昭明一张击飞。到了这个时候,我已经见了小雯最后一眼,虽然她好像已经完全忘了我,我目的毕竟已经达到了,对人世已经没什么留恋了,便也拖着风水罗盘迎向沈昭明。

                这沈昭明知道我的底线,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他快如鬼影,朝?#39029;?#36807;来,我拿罗盘还击,脚下走的是千变万化的九宫八卦阵法,身影在地宫里,也是变化莫测,险险躲过了沈昭明的数次攻击。

                就在我劣势明显的时候,老曾的大胖儿子突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哭的十分凄厉,在这偌大恐怖的地宫里,恍如恶鬼,把在场众人都吓坏了。

                老曾儿子从离开济城到现在,就没哭过,这还是头一回哭,凶恶如沈昭明也停止了对我的攻势,朝老曾儿子看过去。

                杨仁瞟了一眼老曾儿子,奇?#28291;骸?#36825;小子不对劲——”

                我一看他们眼神,就知道不好,急忙窜过去夺过老曾儿子,?#20999;?#32982;子在我怀里就立刻停止了哭泣,拿眼镜滴溜溜的看着我。

                我见他眼神奇异,也忍不住看了他一眼,四目相对,这才不到一岁的小子,竟然张嘴发出异常苍老的声音,冲我?#28291;骸襖抵?#22825;见过主公——”

                我顿时懵了,奇?#28291;骸?#20320;说什么?”

                老曾儿子?#28291;骸?#33251;?#25269;?#22825;为了得见主公,不得已用了这种法子,只为主公能得偿所愿,臣死也了了?#33041;浮!?

                我隐隐有不好的预?#26657;溃骸?#20320;是赖氏后人,那我问你,泰国的赖氏最后一位嫡系传人,和你是什么关系?”

                老曾儿子?#28291;骸?#37027;就是我,二十多年前,我并没有死。主公您在泰国遇到的降头师,他?#38405;?#21482;说了一半真话,他学了我的风水术,原?#21019;?#24212;我来地宫替我做完最后一件事。?#19978;?#20182;事后反悔,对我施了降头术,幸亏我道行精深,无奈之下又潜逃回中国,重伤断气之际,在地宫附近遇到了一个生人,我便?#20204;?#26415;将自己的魂魄封存在这个生人身上,只为等到今天。”

                老曾儿子说完话,突然张嘴咬在我喉咙上,我只觉得喉咙处一阵冰冷,热血顿时流了一身,老曾儿子?#28291;骸?#20027;公,我赖氏?#24187;?#20570;到了,我便是让你回到过去的密码,现如今,你才是真正的风水鬼师,举世无双的鬼师。”

                我身下一软,老曾儿子就掉到地上,摔的大哭,李半仙儿将他抱起来,递给了老曾,李半仙儿?#32959;?#19978;我,冲?#23454;溃骸?#26195;天——你——你的眼睛怎么了——”

                我一愣,便只觉得身上出奇的冷,可内心里却是一团火热,佟教授给我递来?#24213;櫻?#25105;望见镜中的自己,双目赤红,面容?#36335;?#33485;老了几十岁,已经有老头的感觉了。我望着镜中的自己呆住了,这还是我么?

                沈昭明和杨仁双双扑了过来,我本能的穿梭在两?#35828;?#20013;,来去自如,以不变应万变,而我喉咙处流出来的鲜血,却早已染湿了全身的?#36335;?#25105;在浓烈的血?#20219;?#36947;下,出奇的疯狂,我看着地宫的宫殿排?#36857;?#35273;得异常熟悉,这真就好像是我自己设计出来似的。

                杨仁和沈昭明一一倒在我身下,被我蹂躏致?#28291;?#26446;半仙儿和龙哥他们,看着我不寒而栗,惊慌失措。

                我看到离去的青蛇又飞了回来,它飞到我面前,化成小雯的模样。

                我颤声叫她:“小雯——”

                小雯却冷冷?#28291;骸?#25105;不是什么小雯,几千年前,我是楚国鬼师丹宁,掌管阴阳教,许多年后,我的阴阳教发展壮大,我立教有功,被封为冥王,掌管冥界。为了镇住华夏龙脉,防阴邪之物作?#36965;?#25105;化身山?#39548;?#20303;秦岭龙脉,你却为了一己之私,为了夺取皇权,不惜毁了我的真身,我这才缠住你不放,以求报复。?#24140;?#21040;你不思悔?#27169;?#31455;然利用我想夺取冥王之位,拿天下无数百姓的性命?#24202;?#24819;先杀我,再用无数新死冤魂攻克冥界,以此稳定冥王大位,你打错了算盘,我已经破了你的风水大阵。”

                我呆呆的望着小雯,小雯怒?#28291;骸?#26469;吧,你我终有一个要灰飞烟灭掉,这是宿命,也是挑?#26399;?#29579;的恶果。”

                ······

                在我与小雯的博弈中,在千里之外的蜀中,一场浩劫正以摧枯拉朽之势?#21754;?#32780;来,冤死的百姓数以十万计,据说,这便是我当年设下的杀人局之一,冥王小雯破掉了我的大局,但这种恶毒风水局的恶果,依旧在荼毒着天下百?#30504;?#26080;数孤魂野鬼因此流向冥界,我的罪孽一开?#24613;?#24050;经注定。

                这是戊子年丁巳月壬子日,2008年12月5日。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

                本书?#21482;?#38405;读:

                发表书?#28291;?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334、最终章(惊怖大结局))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24653;?#24744;的支持!!


              http://www.oayzf.icu/txt/32392/1215167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oayzf.icu。书趣阁_笔趣阁?#21482;?#29256;阅读网址:m.shuquge.com
            时时彩历史最长的长龙
            <nobr id="bhhlc"><dd id="bhhlc"></dd></nobr>

          1. <output id="bhhlc"></output>
            1. <acronym id="bhhlc"></acronym>
                <big id="bhhlc"></big>
                1. <code id="bhhlc"></code><thead id="bhhlc"><ruby id="bhhlc"></ruby></thead>
                    <code id="bhhlc"><menuitem id="bhhlc"></menuitem></code>
                    <nobr id="bhhlc"><dd id="bhhlc"></dd></nobr>

                  1. <output id="bhhlc"></output>
                    1. <acronym id="bhhlc"></acronym>
                        <big id="bhhlc"></big>
                        1. <code id="bhhlc"></code><thead id="bhhlc"><ruby id="bhhlc"></ruby></thead>
                            <code id="bhhlc"><menuitem id="bhhlc"></menuitem></code>
                            广西11选五官方 3d直选1000个号码表 4月6日重庆时时彩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手机版 体彩竞彩篮球大小分 牛牛不加群提取群成员 广东快乐十分在线开奖视频 双色球2019093期预测 中国体彩网最新 双色球最新开奖公告 体彩中奖号码 双色球蓝球100%一码定蓝 mlb棒球服专卖店 河南福利彩票走势图 广西快3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