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bhhlc"><dd id="bhhlc"></dd></nobr>

  • <output id="bhhlc"></output>
    1. <acronym id="bhhlc"></acronym>
        <big id="bhhlc"></big>
        1. <code id="bhhlc"></code><thead id="bhhlc"><ruby id="bhhlc"></ruby></thead>
            <code id="bhhlc"><menuitem id="bhhlc"></menuitem></code>
            书趣阁_笔趣阁 > 蛇女 >第八百六十三章:尝试变回本体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八百六十三章:尝试变回本体

                “活着?”水幺应该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他面‘露’惊讶,向鸣生子投过去求证的目光。。。

                “可能‘性’很大,我有看到从你身上冒出去的烟气。我们猜测,那些就是被你吞下去的神仙。”鸣生子一边给他解释着,一边用手轻抚着他的?#30446;冢?#20320;现在身体可以不适?”

                “不是这样问的。”我抢过鸣生子的话,?#20843;?#24186;前辈,因为我前?#38382;?#38388;吞掉了很多冥界的鬼魂和一个……”说到这里,我明显看到鸣生子轻抚水幺的手停了下来,她又紧张了,“和一个仙子,他们至今都在我的体内没有消失。”

                如果水幺和我的情况一样,那神仙在他体内必定会有不一样的反应,如果他真的都记得,不会不记得那感觉。

                水幺突然发出了了然的感叹,“璇王提醒了我,我吞掉那些神仙以后,常常能听到他们说话,?#32423;?#20182;们还会出现在我的梦境。”

                “那他们确实没有死!”太好了!我们俩除了属‘性’不一样,其他感觉都是一样的,这样就?#20882;?#22810;了!

                “现在只要找到他们,就能免我的罪?”水幺刚说完这句,又摇头:“天界不会让我们找到的,否则你们也不会等到我复活。”

                他?#20102;?#22810;年,心思却还是这样活络,聪慧如浓墨。我意识到,我们不仅是得到了一个同伴,他是一个?#20882;?#25163;。

                “这些神仙会被藏在哪里呢?”我问。

                “这个难题,无解。”水幺否定了我要寻找的意思。

                “天界的神仙何其多,天界和人间的任?#25105;?#20010;角落都可能有。”浓墨赞同水幺的看法,“甚至冥界都有可能躲藏,冥界的鬼神一大把,我们想?#39029;?#26469;,太难。”

                “如你们所说,这一条路走不通,那能怎么办?”找不到他们,就不能替水幺洗涮罪名,妖变不可能得到认同,我和水幺都没有办法立足。

                “唯一的办法就是证明你体内的鬼神还活着。”鸣生子居然能主动提?#20843;?#30340;情敌,或者应该说是她的主子,这点让我很意外,她不是很担心被戳穿吗?以她对水幺的恐怖?#21152;小?#27442;’,我可不信她舍得放弃水幺。

                我想了想,说出了我大胆的猜想,“也许还有别的办法可以将他们?#28216;?#36523;体里‘弄’出去,但现在还找不到,目前只有一个一定能成功的办法。”

                “如果你要说傻话,我们来这里就没有意义了。”浓墨不高兴了,他的语气都冷了下来,站起身来要走,“我们是来寻求解决问题的,如果结局不变,阿璇,你认为我有什么理由能陪你在这胡闹?”

                他说着便要走,“哎——”我忙去拉他,“浓墨,我没有胡闹,你听我说完嘛!”

                “星君独自走,璇王还是能同我们说的。”水幺打趣道。

                浓墨经水幺一提醒,回过头来,冷脸道:“璇王不?#20102;?#19968;说,你是如何想的。”他绝对是在威胁我……

                我咽了咽口水,“呃……”被浓墨这么盯着看,我?#34892;?#24908;,“就是,水幺前辈是在濒……”我一紧张,都咒上水幺了,如果我把濒死一词说出来,鸣生子会跟我打起来吧,赶紧?#30446;?#36947;:“就是在最后时刻,神仙们都被放出去了……”

                浓墨的眼神越来越尖锐,?#39029;?#20182;尴?#25105;?#31505;,“你淡定点,这不是在假设嘛!我是这?#32874;?#30340;,有没有可能只要刻意地制造出生命结束的假象,它们就会被放出来。”

                “这种假设想也不要想,无法实施,也不可能实施。”浓墨才不会给我任何机会消极怠工,?#20882;桑?#37027;我再换一种方法。

                “那这点排除。”我无比乖?#20667;?#39034;?#25490;?#22696;的意思,“你听我说,我说的不对,就随你便。”

                浓墨将信将疑,看我十分确信的模样,他松了口,“你最好知道我的底线。”

                抓到机会,我赶紧说道:“我和水幺吃下去的鬼神都没有被我们吸收和消化,没有和我们的身体融合在一起。按照鸣生子前辈看到最后的情景,神仙们是以烟气的?#38382;?#20986;去的。如果他们是没法依附于消亡的身体呢?”

                “这点不无道理,璇王分析的实在是妙。”相较于浓墨的?#32842;?#27700;幺率先赞同了我。

                “消亡的身体和结束生命有本质上不同吗?”鸣生子还没搞清楚我们的意思,她询问水幺。

                “我的身体没了之后,是不是化成了水?”水幺问鸣生子。

                鸣生子?#34892;?#22312;意地点头,她也不想回忆水幺是怎么死的吧。

                ?#20843;?#24186;前辈,你是否在之前变回过本体?”我问道。

                他与我果然是同道中人,我一问出口,他就知道我的意思了,“有过一回,但并不是全?#21487;?#20307;,只是一部分。”

                “是这样的!”我更是和水幺产生了共鸣,太‘棒’了!“有一回,我在睡觉的时候,发现胳膊也要变成我的本体,后来我以为是做梦。”浓墨瞥了我一眼,他也记着呢,那次,他也被吓到了,还骗我说是假的,我哪有那么好‘蒙’。

                “你们能在不受损害的情况下变成本体吗?”鸣生子怀?#20667;潰骸八?#24186;和璇王你们都没有这个经验,也没有控制的方法,如?#25991;?#23454;现?”

                “有过局部变化,就有机会做到全部,那样说不定就有机会将他们‘弄’出来。”我兴奋地说。

                “我不同意,这个有风险,我不能让你这么做。”浓墨当即给我泼了一盆冷水。

                “风险在哪里?浓墨,你是没有看见,我在蛇宫的地牢里是怎么出去的,我的身体穿过了大地,穿过了土层,还有什么是妖变做不到的?”妖变的强大,他不是没看见。

                我不想和浓墨吵架,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不多了,我想好好珍惜的,可总是在意见?#21046;?#19978;吵起来。

                我深深吸了口气,“你相信过我的,在分离舅舅和水幺的时候,你那?#32874;?#20449;我可以做到。是不是没有选择了?是不是非得不得不做的时候,你才会选择相信我?”

                “两位不如先单独讨论一下,统一一下意见,想好后,我们随时恭候。”鸣生子礼貌地说完后,就和水幺离开了,留下我和浓墨面面相觑。

                我打算好好和浓墨谈谈,就现在,我们必须谈谈。首先,我得端正态度,尽量不和浓墨吵起来,不能伤他的心,我们能相处的时间不多了,我如此告诫自己。

                缓了缓情绪,我开口道:“浓……”

                “阿……”

                这个时候,浓墨也正好叫我,我们几乎是同时开口,又同时顿住。

                “你先说。”让我感到意外的是,就这么一会儿,浓墨对我的态度就软多了,脸‘色’?#19981;?#21644;了不少,这发现让我很开心,努力的不止我一个人。

                “如果要证明妖变没那么恐怖,证明他们还活着,让我身体里的鬼神出来是最直接的办法?也许,这几乎是唯一的办法了吧。”我轻声说着,内?#37027;?#32490;复杂。

                “我知道这很难,可绕过这条路,会更难。”我好声好气开导浓墨,“我知道你聪明,你可以想到别的办法,可如果因为担心我而制造出更危险的事,浓墨,我会自责,会觉得活着也不过如此。”

                “不是要正大光明活着吗?这没什么的不是吗?别担心我,如果因为我,你举步维艰,我不要这样的。”我看着他的眼睛,“我让你帮我,帮我找到一个变回去的开关,我什么都听你的,我保证不‘?#25671;?#26469;。”

                浓墨的眼睛很深邃,从内部开始晕染出某种晶莹的液体,他低下头,我心疼地想要抱住他。突然,他将额头抵在我的肩膀上,“阿璇。”

                “嗯。”我轻声答应。

                “我见过你那时的模样。”他声音?#32479;?#21387;抑,似乎再一用力就要哭出来。

                他指的应该是我还是墨汁时候的模样吧,那时,他怎么会注意到我呢,连我自己都是没有意识的啊。

                “那个你不会哭不会笑,静静地躺在砚台里,没有生命一样。风吹过来都不会动的你,正因为我见过那样的你,所以我再也不要你变成那样。”不只是他不想,我也不想啊。变成那样的话,我是不是就不记得浓墨了,我没有眼睛,没有耳朵,更是没有感觉,我不想的。

                “如果,我是说如果啊。”我试探他道:“如果我是水幺,你是鸣生子,你会捧着我支离破碎的本体等着我吗?你不能不回答,我想知道。”

                “我的答案,就是你要知道的答案。”他将下巴搁在我的肩头,伸手搂住我的后?#24120;?#23558;我搂抱?#20808;ィ偶?#37117;离了地面。

                ?#20843;阅?#36824;怕什么?大不了重新来过嘛!对不对?”我给他加油打气,“这样还能证明我们之间的爱情坚贞不渝,说不定啊到时候感动了天地,赐我们一个生生世世永不分离。”我诉说着自己的白日梦。

                ?#25353;?#24212;我好吗?我们一起尝试,这是自救,也是救人。”我继续说给他听,“一点点来,一点点尝试,我会变回来给你看的。”


              http://www.oayzf.icu/txt/27629/1436825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oayzf.icu。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
            时时彩历史最长的长龙
            <nobr id="bhhlc"><dd id="bhhlc"></dd></nobr>

          1. <output id="bhhlc"></output>
            1. <acronym id="bhhlc"></acronym>
                <big id="bhhlc"></big>
                1. <code id="bhhlc"></code><thead id="bhhlc"><ruby id="bhhlc"></ruby></thead>
                    <code id="bhhlc"><menuitem id="bhhlc"></menuitem></code>
                    <nobr id="bhhlc"><dd id="bhhlc"></dd></nobr>

                  1. <output id="bhhlc"></output>
                    1. <acronym id="bhhlc"></acronym>
                        <big id="bhhlc"></big>
                        1. <code id="bhhlc"></code><thead id="bhhlc"><ruby id="bhhlc"></ruby></thead>
                            <code id="bhhlc"><menuitem id="bhhlc"></menuitem></code>
                            足彩进球彩计算器 22选5走势图表河南 360广西快3走势图基本图 微信足彩交流群 北单全场比分超高sp 新疆十一选五前三直最大遗漏期 幸运飞艇害死人 电子游艺厅娱乐活动 中原风采22选5走势图 生肖时时彩开奖视频 百家乐用品 足彩预测软件app 内蒙古快3开将结果 拖把刮刮乐 中国足彩网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