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bhhlc"><dd id="bhhlc"></dd></nobr>

  • <output id="bhhlc"></output>
    1. <acronym id="bhhlc"></acronym>
        <big id="bhhlc"></big>
        1. <code id="bhhlc"></code><thead id="bhhlc"><ruby id="bhhlc"></ruby></thead>
            <code id="bhhlc"><menuitem id="bhhlc"></menuitem></code>
            书趣阁_笔趣阁 > 地狱电影院 >第十二卷 第五十四章 灵魂的放逐之地(二)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十二卷 第五十四章 灵魂的放逐之地(二)

                黑色的夜空中,悬挂着两个月亮。om这两个月亮,都是满月,只不过,一个是正常的月亮,而另外一个……则是红色的!

                红月!

                “你醒了?”

                这是……

                莫古睚……不对,不是叶想的声音吗?

                为什么?#38498;?#20013;第一反应过来的不是叶想,而是莫古睚?

                她微微将头偏转,看着床头的莫……叶想。

                是的,是叶想啊。

                但是不知道为何,剧本的内容都在记忆中模糊了起来。似乎一切都变得和过去截然不同了。那时候,她清楚知道自己在演戏,就算看到鬼,也知道那鬼不会伤害自?#28023;?#21482;是表面上露出恐惧的表情,不会真的恐惧。

                她只能在?#38498;?#20013;翻开剧本……

                被角色反控了吗?不行啊……

                她必须记住自己的身份,是温羽凡,而不是徐雨。

                翻开剧本后,她才回忆起,自己应该说的第一句台词。

                “我……以前看到过……”

                她伸出手,指着窗户外的两个月亮。

                “是的……我以前看到过!”

                而诡异的是,说这些话的时候,她也同样产生了强烈的熟悉感。她感觉自己真的曾经见过这月亮。

                “怎么可能?你以前不可能来过这里!”叶想露出不?#20260;?#35758;的表情,说:“你是一直被你父?#29238;?#20859;长大的,你怎么可能……”

                “是……所以我也感觉奇怪……”

                这时候,她忽然想到了什么,问:“这是……哪里?”

                “我也不知道。从那个大厅走出来。就进入了这个小镇。这个小镇。一个人都没?#23567;!?

                没有人。那是自然的。

                不过从剧本?#20384;?#30475;,不仅没有人,也没有鬼魂。

                原本以为,进入魔谷深处,鬼潮会一波比一波厉害,可是,现在看来,却根本不是如此。相比当初《异度教室》那铺天盖地的恐怖鬼潮。眼下的这种寂静,反而更可怕。

                良久,看着那轮红月,忽然,羽凡……徐雨的眼睛,也被映照成一片血红。

                “这个地方……我一定来过……但是在什么时候?小时候吗?啊……对了!”

                她看向了叶想。

                “她呢?那个失去记忆的女人,她在哪里?”

                “我对她不放?#27169;?#25152;以没有让她和我同行。不过她一直跟着我,现在应该就在屋子外面。”

                “让她进来吧……她……恐怕是个很特别的人。”

                叶想看了看温羽凡,发信问:“你确定一个人待在这没问题?”

                “是。”

                如今。双方已经是死?#23567;?#21494;想如此一问,已经是?#25163;烈?#23613;。现在看来。他那句“绝不原谅”,其实更多的,是希望斩断双方的所有情分,但是,昔日毕竟是战友和同伴,感情又怎能如此轻易尽数斩?#24076;?

                叶想走出房间后,羽凡静静躺在床上。

                在她身旁,有着一个衣柜。而那个衣柜,此时不知道怎么的,门被轻轻推开了一条缝隙。

                羽凡的视线却是依旧集中在那两个月亮上面,完全没有朝着衣柜看哪怕一眼。

                随后……衣柜的门,越开越大。

                羽凡早就将大量精神力渗透进了衣柜中。可是……却是被毫不留情地彻底吞没!

                这时候,她猛然朝?#25490;?#36793;看去,就见到衣柜门被一点点推开!

                “啊!”

                她从床上跳了下来,将一把椅?#26144;?#30528;衣柜砸去!

                然后,衣柜大门被敞开。可是里面,却是什么都没?#23567;?

                只是,在红月的月光照耀下,里面变成了一片血红,很是诡异。

                “怎么回事?”

                叶想和席暗河将门推开冲了进来。而羽凡,却是完好无损。

                原以为……作为影后,已经很强大了。而叶想身为主角,实力更是突飞猛进。

                但……没有用!

                地狱电影院绝不会让他们轻松地生存下去!注定要让他们放入恐怖电影中,挣扎求生!

                影帝?影后?

                一样是蝼?#24076;?

                “我……我……”羽凡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这个小镇,没?#23567;?#39740;”。

                但正因为没?#23567;?#39740;”才可怕。

                死灵法师也好,恶魔猎人也罢,凡是有鬼,都有一个可以灭杀和对抗的对象。但是,当这个对象也不存在的时候呢?

                “先离开这个屋?#24433;傘!?#21494;想走?#20384;?#25289;住了羽凡的手,“先离开这再说。”

                然而,在这时候,羽凡的视线,依旧集中在窗外天上的红月。

                那两个月亮,犹如具有魔力一般,将她的灵魂也予以侵?#23613;?

                她又想起?#22235;院?#20013;的那段记忆。属于徐雨的记忆。

                姥爷身后的那个身影……隐隐约约地……她能看到一些……

                等等!

                羽凡忽然发现了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她在昏迷以前,曾经看到,在席暗河的身后,有一个鬼存在!

                可是……她想不起来了!她想不起来?#31508;?#25152;看见的那个鬼的?#24120;?

                事实上,只有她一个人看见了,不光叶想,零度影院的演员,也没有任何人看到那个鬼。

                为什么想不起来了?

                接着,三个人来到了外面。

                红月将大地洒成了一片血色,似乎人们都沐浴在了鲜血中。

                这是?#28216;从?#20154;探索过的魔谷深处。而魔谷的本身,在呼唤着徐雨和徐素的到来。

                “是不是……应该投?#21385;?#23376;了?”羽凡看着叶想,问:“我们该投?#21385;?#23376;了吧?”

                “来到这里?#38498;螅?#39600;子就不存在了。”叶想摇了摇头,“这里已经不适?#20808;?#20309;我们已知的规则。”

                羽凡随后又将视线投射在了暗河的?#25104;稀?

                这个女人就是……零度影院的演员!

                根据恐怖电影的一贯规律。失去记忆的人。其所失去的记忆。必定是件相当重要的事情!那么……问题来了……

                席暗河失去的记忆是什么?

                当徐雨的手接触到她,为何会看到那一?#34987;?#38754;?无数怪异的,露出各种嘲讽,蔑视,憎恶眼神的面孔?

                那是怎么一回事?

                在血月的映照下,她的那双能够看见鬼魂的眼睛,变得更加猩红。

                此时,电影?#32842;?#19978;。是那双红瞳的特写镜头。

                在瞳?#23383;校?#20004;个月亮,并排着悬挂在夜空中。是显得如此诡异。

                “你在昏迷前,对我说过的话,你还记得吗?”

                这时候,叶想的话打断了她眺望那两个月亮。

                “你说……无论生者还是死者,都不该踏入这里,你还说……我在欺骗你?”

                “我不记得了。”羽凡如此回答。

                这是台词。但……也是事实。

                她真的不记得自己那么说过。但是,在剧本里面,的确找到了这几句台词。

                为何说过?#22235;切?#21488;?#39318;?#24049;却不记得了?

                是作为“徐雨”说出的台词。自己本人却不记得吗?

                “据我所说……天阴宗的掌教,想要知道某种。可以将灵魂强行禁锢,从而跳脱轮回的方法。道门中人所追求的长生,也就是如此。”

                “轮回?轮回,岂不是佛门的说法吗?”

                “或许……但我并不?#24515;?#20110;佛道之分。”

                “我们走吧。不管怎样,我必须找到?#21307;?#22992;徐素。她毕竟是我的亲人。”

                无论如何,徐雨始终是放不下徐素的。?#35789;?#24464;素?#30475;?#26159;利用她,甚?#20004;?#22905;?#28216;?#30239;神一般?#21019;?#21487;是对徐雨而言却是一母同胞的姐姐。而且,如果叶想所说是真,那么她的骨肉至亲,就只剩下姐姐徐素一个人了。

                不过,对温羽凡而言,扮演徐素的?#20013;?#29788;,却是“敌人”!

                当年……天阴宗第一代掌教,杀死?#22235;?#20301;女性弟子后,对她做了什么?为什么认为这样做能够追求到所谓的长生?

                而?#25671;?#23548;致整个宗派都受到了诅咒,却是依旧有人守护掌教的后裔?

                莫古睚,真的没有隐瞒任何事情吗?只是,叶想却无法知道这一点。

                而为什么……在掌教的后代中,出现了徐雨,和徐素。

                她们的血,受到魔谷的召唤。

                或许……唯有她们的血,才能让“某种东西”苏醒。

                血……想到这,她不禁再度看向头顶的红月,不禁打了个寒噤。

                接下来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她和叶想,席暗河,?#35789;?#32456;走不出这个小镇。

                “你们该发现了吧……”徐雨忽然说道:“这个地方……好奇怪。我们明明是一直直线走的,可是……我确定我刚才来过这里!”

                接着,她?#31181;?#30528;头顶!

                “而?#25671;?#25105;们不管站在哪个角度看……天上的两个月亮,都没有任何变化!”

                诡异。说不出的诡异。

                一轮银月,和一轮红月,似乎意味着某种不可知的诅咒。

                “这到底是怎么回……”

                这时候,羽凡忽然一阵晕眩,?#32479;排?#36793;倒去。叶想连忙要去扶,可是她还是摔倒在了地上,手掌上擦破了一点皮。

                接着,羽凡看向了地面上……

                她残留下来的血。

                那几滴血,和被红月映照得如此猩红的地面,很是映衬。

                随后……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那血的数量,绝对不足以造成流动,而且地面也没有任何倾斜。可是……那血,却是自动延伸了出来,指向?#22235;?#20010;方向!

                这血……

                被那?#20174;?#37027;方向的“某个东西”所召唤着……

                那鲜血一直朝着前面延伸,直到血量彻?#23376;?#23613;……

                这血……是在为他们指引方向。

                是不是……该朝这个方向走下去?

                天阴宗,当年究竟做了什么?

                羽凡看到这一幕,看着那血所延伸的方向,吞咽了一口唾沫,随后说道:“走吧。”

                “朝……那个方向走!”
              http://www.oayzf.icu/txt/1181/287760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oayzf.icu。书趣阁_笔趣阁?#21482;?#29256;阅读网址:m.shuquge.com
            时时彩历史最长的长龙
            <nobr id="bhhlc"><dd id="bhhlc"></dd></nobr>

          1. <output id="bhhlc"></output>
            1. <acronym id="bhhlc"></acronym>
                <big id="bhhlc"></big>
                1. <code id="bhhlc"></code><thead id="bhhlc"><ruby id="bhhlc"></ruby></thead>
                    <code id="bhhlc"><menuitem id="bhhlc"></menuitem></code>
                    <nobr id="bhhlc"><dd id="bhhlc"></dd></nobr>

                  1. <output id="bhhlc"></output>
                    1. <acronym id="bhhlc"></acronym>
                        <big id="bhhlc"></big>
                        1. <code id="bhhlc"></code><thead id="bhhlc"><ruby id="bhhlc"></ruby></thead>
                            <code id="bhhlc"><menuitem id="bhhlc"></menuitem></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