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bhhlc"><dd id="bhhlc"></dd></nobr>

  • <output id="bhhlc"></output>
    1. <acronym id="bhhlc"></acronym>
        <big id="bhhlc"></big>
        1. <code id="bhhlc"></code><thead id="bhhlc"><ruby id="bhhlc"></ruby></thead>
            <code id="bhhlc"><menuitem id="bhhlc"></menuitem></code>

            第一章 入狱

                傅琛感觉到喉咙犹如火烧一般地干渴。 www.しwxs520.com

                他只感觉似乎过去了一个世纪之久,甚至更漫长。而这时候,他耳畔边,似乎传来了女人的哭声,男人的笑骂声。

                “fuck!给我醒过来!”

                接着,傅琛就感觉到,一股散发腥臭味道的液体撒到了他的?#25104;希?#36825;让他终于睁开了那千钧之重的眼皮!

                “新人,终于他妈的醒了?”

                一个膀大腰圆,身上穿着一件囚服的黑?#22235;?#23376;,正一脸不耐烦地看着傅琛,而他的下身,裤子已经解开,刚才那股腥臭的液体,正是来源于他那男人的专有器官。

                他竟然对着傅琛的?#25104;先?#23615;!

                “呵呵,fuck,詹姆,仔细一看是个黄皮猴?#24433;。 ?#40657;人一把抓起傅琛的头发抬起,随后傅琛依靠昏暗的灯光勉强看清楚了眼前的场?#21834;?

                这是一个狭窄的被铁栅栏封锁起来的囚室,囚室内有十来个人,多数是?#34892;裕?#26377;白人也有黑人,而囚室中间,竟然是一个男人正在对一个女人做着脖子以下不可描述的行为。而刚才那女子的哭喊显然是从她这发出的!她的囚服被强行脱去,浑身一丝不挂,而在她身后的男子则是粗暴地进行着活塞运动。在他身后,还有好几个男人在“排队”,甚至催促着:“fuck,杰森,你tm倒是快点!我们几个还等着呢!我们囚室就这么一个婊/子,你不能一个人?#21152;?#37027;么长时间!”而那个叫杰森的男子却哈哈大笑:“巴尔,你是在羡慕老?#24433;桑?#20320;那疲软的?#19968;?#21482;怕不到几秒就发射了!”

                傅琛不可?#23478;?#22320;看着眼前这一幕,无法理解他所看到的一切。随后,他用英语?#38405;?#29992;尿让他醒来的黑人大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是在国内受审被?#34892;?#30340;,为什么会送到国外的监狱来?狱警呢?狱警在哪里?”

                傅琛对之前的记忆,定格在法官的最终宣判上。他将给他戴了绿帽子的老婆活活烧死,被法庭判处了死刑,立?#31895;?#34892;。他已经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然而时间是不能倒流的,所以他只能接受死刑。可是……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这不是他本来所关押的拘留所!

                “黄皮猴子似乎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啊!”黑人哈哈大笑,随后回过头,对着靠在监狱栅栏前,正看着一本书的白人大汉说:“詹姆,这?#19968;?#20132;给我来调教如何?”

                “你很兴奋啊,皮罗。”叫詹姆的白人大汉又翻过了一页,说:“下手别太狠了,上次送来的新人就被你活活打死了。”

                “哈哈……我知道了。”随后叫皮罗的黑人揪住傅琛的头,就将他狠狠砸在地上,说:“好了,新人,给我听着,将老子的尿好好擦干净。?#38498;?#36825;个d区8号囚室,你就是资历最小的新人,谁差使你,你都得听?#21834;?#36824;有,你最好搞清楚,这里可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监狱,我们都是被判处死刑,或者至少数百年刑期的罪犯,而进入了这里也?#32479;?#19981;去了。这里……没有‘狱警’,没有‘法律’,明白了吗?”

                “没……没有‘狱警’?这是哪个国家的监狱?”

                “国家……嘿嘿……”随后他狰狞一笑,说:“老子也想知道这是哪个国家的监狱!老子在这服刑已经十年了,到现在都不知道这是哪个狗日的监狱!”

                随后,他回过头怒喝道:“杰森,你给我干快点,那婊/子哭的声音都盖过我了!”

                “是,抱歉,皮罗……”叫杰森的男子狠狠一巴掌砸在那哭喊的女子臀部上,怒喝道:“婊/子,又不是第一次干!而且也不知道怀了多少次我们的种然后流掉,还哭个屁!这次居然来的还是男的,要是个女的,就是长得丑点我也想换个来上了!”

                “fuck,杰森,你废话真多,不想干就让我来上!我都等了多久了?或者你干前面,我走后门,那也是一样的!”

                “够了,安静!”黑?#20284;?#32599;怒喝道:“都不要给老子吵了!没看到我在教训新人吗?干个婊/子还吵什么吵!再吵,下次去就让你们去‘地狱’!”

                一听到“地狱”,顿时让众人噤若寒蝉,不敢再多说什么。甚?#32842;?#20010;女子也不敢再哭啼。

                “很好。”接着,皮罗指着囚?#21307;?#33853;,说:“那里有抹布,给我去拿!当然……你要是?#25954;?#29992;舌头帮老?#29369;?#24178;净,我也无所谓。”

                傅琛此时看着眼前的这帮囚犯,他们个个身高都在一米七十以上,膀大腰圆,拳头如同钵盂一般大,很显然,反抗的后果是什么,显而易见。他固然是杀人犯,但绝不是什么亡命之徒,要他豁出去和眼前这帮囚犯拼命,显然是不可能的。

                昏暗的囚室外,可以看到,附近还有不少其他的囚室,里面也是声音?#24615;?#19981;已,同样存在着各种罪恶的现象,甚?#20102;?#26377;看到某个囚?#19968;?#26377;?#34892;?#20043;间的脖子以下不可描述的行为。这是一个极端混乱的监狱!

                囚室的角落是厕所,那里有着便池和清扫用具,他颤抖着双手,拿出架子上挂着的抹布,随后,屈辱地来到地板前,跪倒在地,准备要擦的时候,却是被黑?#20284;?#32599;狠狠一脚踢着后背,他整张面孔顿?#26412;?#21644;地面上的尿液来了个亲密接触!

                皮罗顿时吹起口哨来,说道:“动作快一点!再敢磨蹭,后果你知道的!”

                “你……”傅琛顿时满脸怒容地回过头,可是,见到皮罗那手臂上壮硕的肌肉,和周围死死盯着他的囚犯们,胆气也就没有了。

                “皮罗,差不多就得了。”正在看书的詹姆,显然是这个囚室的“狱霸”:“让我们的新人早点融入我?#21069;傘!?

                屈辱地擦干净了地面上的尿液后,皮罗躺在了囚室内的床板上,说:“好了,新人,名字,年龄,国籍,罪名……说清楚!”

                “我……傅……傅琛,27岁,中国人,杀,杀人罪。”

                “哦……杀人罪啊。是不是感觉很了不起啊?”

                “没有……”

                ?#21543;?#20102;几个?”

                “一……就一个。”

                “哼,知道你就是个没种的货色!老子以前在洛杉矶贩毒,像你这种货色,也干掉过好几个!”

                “小子,你杀的是谁?”

                这时候,终于“轮到”了那个叫巴尔的,他正在?#38405;?#22899;的做不可描述的事情,竟然?#25165;?#36807;头来,说:“是为啥杀的人啊?抢劫?仇杀?还是为了女人?”

                ?#21543;?#30340;是……我老婆。她,她和别的男人……”

                “靠,那是该杀!”巴尔听到这里,不可描述的行为干得更是起劲,“不过,是不是你的那把?#32929;?#38152;了,你老婆不满足,去外面找……”

                “你!”傅琛终于怒了:“你给我闭嘴!”

                这句话一出,皮罗就是一巴掌打来,把傅琛的脸都打肿了!

                “我说过,你是这资历最小的,也敢大呼小叫?信不信我马上就能做了你?我说过……这里,没有‘狱警’,没有‘法律’!”

                “这……这里到底是什么监狱?怎么会有这种没有狱卒的监狱?”

                “我倒是也想知道!十年前,我来到这里后,也想知道这个问题。”皮罗说到这,露出一副感慨的表情:“这个监狱,每天只有五个小时的放风时间,除了那五个小时外,囚犯都必须待在属于自己的囚室内,否则就死路一条。说句实?#21834;?#36825;里的人几乎每个都想过越狱,但是……没有一个人成功过!”

                “无法越狱?”

                “根本找不到出去的路!而我们这个监狱,是‘1号监狱’,通过被我们称之为‘地狱’的区域,还可以到达‘2号监狱’!呵呵,目前我们所知的这样的监狱,一共有五个!不过,不同的监狱,基本是死敌!因为我们要互相争夺食物!”

                “食物?”

                “我说过吧?这里是没有‘狱卒’的。所以也不会有管饭的。想要食物,就得去‘地狱’里面‘打猎’!”(未完待续。)
              http://www.oayzf.icu/txt/1181/1138645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oayzf.icu。书趣阁_笔趣阁?#21482;?#29256;阅读网址:m.shuquge.com
            时时彩历史最长的长龙
            <nobr id="bhhlc"><dd id="bhhlc"></dd></nobr>

          1. <output id="bhhlc"></output>
            1. <acronym id="bhhlc"></acronym>
                <big id="bhhlc"></big>
                1. <code id="bhhlc"></code><thead id="bhhlc"><ruby id="bhhlc"></ruby></thead>
                    <code id="bhhlc"><menuitem id="bhhlc"></menuitem></code>
                    <nobr id="bhhlc"><dd id="bhhlc"></dd></nobr>

                  1. <output id="bhhlc"></output>
                    1. <acronym id="bhhlc"></acronym>
                        <big id="bhhlc"></big>
                        1. <code id="bhhlc"></code><thead id="bhhlc"><ruby id="bhhlc"></ruby></thead>
                            <code id="bhhlc"><menuitem id="bhhlc"></menuitem></code>